云深不知处

倩男幽魂 二

02

*刀子让我成长,刀子给我灵感,感谢太太们把我戳成筛子的刀子

*宁采机喊聂兄的时候,总感觉在喊聂二。。。这个取名果然有毒 

 

聂小羡对竹林熟的很,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的那种,所以一路走着,嘴巴也没闲着

“宁采机,你家里面除了你还有别人吗?”

“宁采机,你进京赶考那么辛苦是为什么啊,考的功名可以吃吗,好玩吗?”

宁采机,宁采机,宁采机

竹林里其实妖精的确很多,宁采机的凡人味道又很重,一路上聂小羡都要偷偷摸摸的把那些被这个味道吸引来的妖打发走。

“聂兄,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我手好像有点抽筋,一下就好了。”

“聂兄,你的腿怎么了?”

“我踩着石头了,脚疼。”

“聂兄……”

“宁采机,我肚子疼,你等我一下。”

一直到天色暗下来了,走到山下的一处庙里,聂小羡觉得终于可以消停了,白天又要打怪还要演戏,心想要不是看在宁采机这么好看,自己才不要在这里装白痴呢。

但是跟宁采机围着火堆准备说话的聂小羡,在看到门口黑着脸站着的江澄的时候,真正的体会到心累了,他不停的使眼色让江澄走,完全没有看到正准备回头跟他说话的宁采机。

“聂兄,你的眼睛,又怎么了?”宁采机开学担心是不是聂小羡刚才从树上掉下来的时候摔坏了哪里,但是按理不会啊,自己明明接住他了。

“啊,没事没事,我眼睛有点酸,可能是饿了,宁采机你在这里别乱走,我去给你抓两只兔子来吃。”随便敷衍了两句,也不等宁采机反应,便一下跑了出去,顺便拉走了门口的江澄,当然,宁采机是看不到江澄的,就愣愣的看着门口发呆,觉得这个人好奇怪啊。

“聂小羡,你脑子有病啊!你跟我说要出来看看,就是为了跟个凡人男子卿卿我我啊!”不等走远,江澄就迫不及待的吼了起来,所以说他是黑山老妖呢,他一吼,山里顿时起了一阵野风,吓的很多地精小妖的都躲了起来。

“呀,江澄,才一天不见,你都那么厉害了啊!”聂小羡厚着脸皮的说

江澄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然后才反应过来聂小羡是在嘲笑自己。

“你等着,我去把那个凡人吸干了,这样你就能老实的给我回去修炼了!”江澄说着就往回走了

“啊啊啊啊啊江澄,大王,黑山老妖,别别别!!!!”聂小羡一路喊着也跟过去了

到了庙门口,听到动静的宁采机走了出来,循着声音望去,看到聂小羡在喊着什么,听不太清,然后就听到了“宁采机,快跑!”

不过还没来得及跑,就感觉到自己被推了一把,跌在了地上。

再抬头的时候,看到了聂小羡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旁边还站了个黑衣服的人,服饰跟聂小羡差不多。

江澄跟聂小羡两脸懵圈。

“江,江澄,你,你刚才是推了他吗?”聂小羡已经有点结巴了

“……我确定刚才我是要吸他元神的。”江澄冷静了一下,“但是被推开了。”

继续懵圈

“聂兄,这是你的朋友吗?”宁采机看着江澄问

……一时间庙里只剩了旁边火堆的噼啪声

“宁采机,现在庙里几个人?”

“连我在内,三个。”宁采机觉得聂兄可能不是刚才摔坏了哪里,可能是先天缺陷。

江澄显然对这个变故有点不能接受,脸上挂不住,直接就走了。

宁采机就觉得一阵风飘过,刚才来的那个人不见了。

“宁采机,我去抓兔子了。”然后聂小羡也赶紧跑出去了

留下宁采机继续对着火堆想聂兄这个病不知道能不能治好,自己家里世代行医,以后带回家里让叔父或者兄长看看,兴许有救。

“聂小羡,你到底哪里找来的这个人!”江澄从惊讶中缓过来

“我在林子里捡的呀,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看?”

“聂小羡,你是脑子有病吗?这个凡人能看到我们,你没发现吗?”江澄对聂小羡划重点的能力,真是忍不了

“发现了啊,不然我跟着他多无聊。”

“这个人必须得死,不然对我们是个祸害,他还能抵住我的吸元术。”

“江澄,你脑子有病啊!我不同意!等他考完试,我要带他回来双修!”聂小羡突然也咆哮了,聂小羡是竹子精,一激动就乱飘叶子,不过这个十分少见

“呵呵,聂小羡,所以我说你脑子不好吧,凡人进京赶考都是为了功名,为了做官,为了娶公主的,人家考完试,都去跟公主结婚了,会跟你回来?”江澄突然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了。

“我不管,江澄,如果你敢动他,我就再也不给你抓女妖了!”聂小羡也不管,直接飞去抓鱼了。

“切,我不动他,我可不保证人家也不动他。”江澄扔了一句话,便也回山上去了,他知道这句话聂小羡一定听到了。

果然,聂小羡抓了鱼回去的时候,一群小地精都围着宁采机转,不过宁采机看不到,聂小羡心烦意乱的把那些妖精打发了。

“宁采机,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聂小羡想到江澄的吸元术从来没有失手过。

“没有。”宁采机摇摇头,问到“刚才那人是?”

“那个啊,是我朋友,关系很好,他刚才,可能,走太急了,所以碰到你了。”聂小羡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他本来就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宁采机,你为什么要进京赶考啊?是为了娶公主吗?”聂小羡一边烤鱼,一边假装无意的问道,其实心里就开始等答案了。

宁采机也不回答,过了半晌,说,“聂兄,你的鱼,烤焦了。”

聂小羡一听,赶紧手忙脚乱的想把鱼翻个面,结果因为木枝也烤太久了,一下就断了,连鱼一起掉进了火里。

宁采机默默的拿起旁边的鱼,重新串上,开始烤鱼。

聂小羡在旁边看着他的侧脸,心想这么好看的人为什么要娶公主呢?不过这么好看,不娶公主太浪费了,难不成还能跟自己在一起啊,想到这里自己都吓了一跳。

宁采机一边烤鱼一边看着旁边咋咋呼呼的人,更加坚定了要把这个人带回家给叔父兄长看看的打算。

一直到宁采机把考好的鱼递过来,聂小羡也还是一个妖在旁边看着宁采机然后自言自语。

“聂兄,你看了我许久了。”宁采机平静的说

聂小羡一时心虚,赶紧接过了鱼回避着吃起来

宁采机心里暗嘘一口气,幸亏火照的亮,不然自己脸红就要被发现了。

当天夜里,聂小羡趁宁采机睡着了,在他的袍子上滴了几滴自己的血,这样他的凡人味道就会被遮掩住了,除非妖力在自己之上的,才能闻到宁采机了。

这样一来,后面几天的路途,十分顺利,宁采机跟聂小羡说说书里的故事,聂小羡跟宁采机讲讲林子里的事情,很快就要到京城了。

tbc

 

 

 

 

群宣: 忘羡の日常群号:186626792

独忘羡、不拆不逆,要雅正、不要污,有群规有群歌还有毒

 

 

评论(9)

热度(85)

  1. hhhhhhhhhhhhhhh!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