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隐帝本纪第十一章云梦魏无羡是个喜欢立flag然后被侍卫啪啪打脸的太子

*说好今天更,就是今天更,我才不要被打脸

*温宁不结巴,因为后面还要委以重任,结巴没得搞

*上一章交代了身世,这一章开始就是魏无羡了,开不开心?

*我羡智慧与美貌并重,如果大家没有看出来,我的锅

*我羡智慧与美貌并重,默读一百遍

 


第十章 说出去的话正如伸出去的腿

温晁气急,刚要发怒,一直在旁冷眼看着的金子轩驱马上前道,“两国皇子与其在这里逞口舌之快,还不如在猎场一较高下。”说完便低呵一声,带领兰陵使臣挥鞭离去了。

温晁看着金子轩离去的背影,冷笑一声,松开了本来已经紧握佩剑的手,看向一直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一个少年。

“琼林,来。”温晁冰冷的唤了那少年一声,少年着岐山国皇族特有的黑色服装,闻言温顺的靠了过来。

“二皇子殿下。”名为琼林的少年,诚惶诚恐的开口行礼。

看来是个不受待见的远亲啊,魏无羡见状心想。

“琼林,你的箭术,在我岐山国可是数一数二的,此次围猎,你可是本王钦点的得力战将,如若输了…….”温晁并没有说完,但是听到这里的温琼林却是脖颈一缩,仿佛掉入了冰窟。“二皇子,比赛而已,何必出言恐吓,我一个人质都不怕,看来二皇子的驭下之术,啧啧啧,蓝湛,我们走!”

魏无羡懒得跟温晁废话,喊上蓝湛径自便策马离去了。

“蓝湛,你快去捕猎啊,你老跟着我干嘛?”魏无羡对旁边一直在自己一米开外的蓝湛的行为不甚了解,“要是输了,本太子可是真的要去做人质的,还是忘机哥哥想陪我一起去?”

魏无羡这个人,本来就生的好看,江晚吟肖似皇后,虽然俊朗,但是眉眼里总是有种不不怒而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除了对着茉莉的时候,少有温柔的一面。

魏无羡却不同,天生一副笑面孔,见谁都是笑眯眯的,对着宫里的太监宫女也总是笑眯眯的姐姐长哥哥短的,再加上相貌出众,在宫里的人缘格外的好。

自从蓝忘机近身侍卫入宫以后,魏无羡在看到蓝忘机的时候,就更加肆无忌惮了,此时说这话的时候,眉眼含笑不说,含着要逗弄蓝忘机的心思,所以笑容里更掺着一丝戏谑,甚至一些些调戏,衬得他的笑格外的招人了。

蓝忘机趁着自己还没有看呆之前,赶紧低下了头,“卑职要保护殿下。”

“不用不用,蓝湛啊,都是捕猎而已,你还不相信我的箭术……”魏无羡正说话间,蓝忘机搭起了弓,“咻”的射出,射中了魏无羡身后一只灰豺,然后看向魏无羡。

魏无羡灰溜溜的摸摸鼻子,不再言语,默许了蓝忘机的跟随。

两人边走,魏无羡便又闲不住了,“对了,蓝湛蓝湛,你上次送我的那方砚台,是不是你自己做的,我看底部有你的名字诶。”

说到这个,魏无羡便格外起劲了。魏无羡立太子的诏书下达的第二天,江澄给他送去了一把长弓,名家打造,是江澄十岁生日的时候江枫眠送给他的,平常连碰到舍不得给别人碰一下。

说是送给他这个新太子的贺礼,魏无羡却一口拒绝了,“不要不要,阿澄,立个太子而已啊,又不是什么大事情,更何况你那么名贵的礼物,我哪里好收啊?”不过看着江澄越来越沉的脸色,最后魏无羡还只好默默的收下了,江澄这才气鼓鼓的离开了。转头魏无羡便把弓收到了库里,想着改天还是还给阿澄。

谁知道当天,蓝忘机当值的时候,给魏无羡递了一个锦盒,是一方歙研。“蓝湛,这个不会也是送给我的太子贺礼吧?”

“也?”蓝忘机满目狐疑的看向魏无羡。

“江澄小子今天把父皇送给他的弓给我了,说是太子贺礼,哈哈,你说多大的事情啊,还送贺礼,哎哎哎,别抢别抢,你都送给我了!”魏无羡拍掉了蓝忘机来抢盒子的手,喜滋滋的转身把盒子收在了寝室的案上,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放到了枕头的下面,这才放心的走出寝室,跟蓝忘机去了校场。

到了晚上,魏无羡细细的看才发现,这方歙研,虽然质地很好,但是似乎,跟宫里平常见到的贡品比起来,手工并没有那么出挑,竹子的图案,纹理清晰但不均匀,翻转过来,反面刻着蓝湛二字,魏无羡心下了然,看来是忘机哥哥亲手做的,更加宝贝的藏起来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江澄似乎总是听到自己的宝贝弓在魏无羡的库房冷宫里哭泣,蓝忘机送的砚台在魏无羡的枕边得意的笑着。

第二天在围场上,魏无羡便赶紧想向蓝忘机求证一下,蓝忘机并不吱声,但是微微红了耳朵便是默认了魏无羡的猜测。

魏无羡心情大好,一边笑着打趣道,“蓝湛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害羞是从耳朵尖开始红起来的。”一边连射三箭,箭无虚发,射下三只猎物。

各国的箭都是自带的,进围场前由专人系上各色绸带,云梦国是紫色,兰陵国金色,岐山国黑色。

捕猎的围场是云梦国皇室的围场,每年春天云梦国的皇族都会来围猎,所以云梦国占据了一定的地理优势。

魏无羡跟蓝忘机两人不徐不慢的走着,忽然前方传来一阵马的嘶鸣,随后一声巨响,似乎是马匹倒地的声音。两人加快速度上前,首先看到的便是刚才那个被唤作琼林的温氏皇族,持着长剑,与一头黑熊对立而站。

旁边倒着的马匹,脖子上有道致命咬伤,看样子就是那头黑熊干的,温琼林的弓箭掉在地上,羽箭散落一地。

听到来人的动静,温琼林只是斜睨一眼,便又正色看向黑熊。“两位,请不要过来,黑熊危险。”传来的告诫声,冷静中却有些颤抖。

蓝忘机也不多言,从身后抽出一支绑着紫色绸带的羽箭,搭弓拉弦,深吸一口气,咻的一声,便射中了黑熊的左眼,随即传来黑熊的怒嚎,响彻林中。

发了狂的黑熊改变了目标,直接朝蓝忘机二人冲去,两人离黑熊并不太远,眼看黑熊的爪子便要搭过来时,千钧一发,二人尚未来得及拔剑,黑熊又一声哀嚎,随即倒地不起,身后的温琼林颤颤的看向两人。

黑熊后背心窝处,被温琼林的长剑贯穿,温琼林因为用力过猛,虎口处撕裂,正向下流着血,手也在颤抖着。

“多谢二位。”温琼林微微施礼,蓝忘机跳下马背,从仍旧在颤抖着流血的黑熊身上拔下温琼林的长剑递了过去。

“你的手,怕是不能射箭了吧。”魏无羡略有担心的问询。

“无妨,我练的是左手弓。”温琼林一边撕下衣袍一边包扎着自己的右手。

“那你自己小心些。”魏无羡说罢便走了,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温公子,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温晁手里?”

温琼林没有想到对方会有此一问,有些愣住,随即说道“并没有,云梦太子过虑了。”

魏无羡无所谓的耸耸肩便走了,走远了才跟蓝忘机说,“蓝湛,我觉得这个温琼林,必定有什么很重要的把柄在那个温晁手里,温晁那个小人,太卑鄙了,回头你想办法打探打探。”身侧的蓝忘机,微微的点了点头。

远处留在原地的温琼林看着黑熊眼部那支飘着紫色绸带的羽箭。

围猎两个时辰,以锣声示意,锣声响起,各国使臣退出猎场,有专人去抬出并清点猎物。各国使臣在营帐内用一些简单的膳食,结果很快便出来了。


评论(1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