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隐帝本纪 第二章 美人,你听说过伴读吗?

吾夜观星象,红鸾星动,宜恋爱,宜更文。

 第一章 江孤生的悔恨

 

江晚吟记得小时候自己跟皇兄其实还是蛮融洽的。两人同进同出,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兄弟两个都会记得另一个人,互相分享,也算是称得上兄友弟恭了吧。

皇子们三岁启蒙,太傅是国内大儒蓝启仁,他周游列国,因与先皇政见一致,留在云梦,辅佐先皇,教书育人,云梦国的皇亲国戚巨商富贾都十分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至蓝府修习一二,朝堂之上,大多数股肱之臣是他的门生。

两位皇子相差仅半岁,是以同堂授课。先皇上谕,学堂内,无君臣,只有师徒。

刚上学堂的时候,两个人还懵懂无知,每天的学习任务就是经书、书法、历史。卯时开课,午时下学,开始的一两年,两人遵章守纪,倒也相安无事。

慢慢的两个人长大了,首先出状况的就是皇长子了。

“晚吟,今日无羡怎么还没有来?”已经一遍经书默完了,太傅蓝启仁见大皇子还没有来,便问老二。

“答太傅的话,大哥病了。已经让太医瞧过了,问题不大,晚些便会来的。”

蓝启仁满意的点点头。

但是这样的对话经常发生,甚至于天天发生,蓝启仁再迂腐也知道不对了,于是,这天照例到辰时的尾巴才进来的皇长子,便被喊住了。

“无羡,你近日总是迟到,何故?”

“回太傅,我身体不好,太医瞧过了,无大碍,请太傅不必担忧。”无羡按照事先说好的回答了之后,还像模像样的向太傅作了个揖,一边不停的咳咳咳的咳嗽着,一边还不忘给弟弟挤眉弄眼一下。

“无羡,人不信,则不立。我已经看过太医院的出诊记录了,你最近根本没有传唤过太医。三日之内,将论语抄三遍,如有再犯,绝不姑息!”说完,也不管两个皇子,蓝启仁便拂袖而去了。

大皇子顽劣,上学经常迟到,传到先皇耳朵里,先皇也只是笑笑,从不加以惩罚,每每如此,先皇后虞氏总要不待见先皇好多天。

这天,太傅提问的时候,无羡正忙着跟手心底的蛐蛐聊天。

“阿羡,阿羡”江晚吟小声的喊了好几遍,无羡抬头的时候,蓝启仁已经站在面前了。

无羡唰一下站了起来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下一句是什么?”蓝启仁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难得的是,无羡很顺利的对答出来了,末了又朝弟弟使了个眼色,晚吟其实心里觉得无羡挺厉害的,不过面上却还是略有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这个哥哥,天天让自己担惊受怕的。

“这首诗是说小官吏们为了公事繁忙而作出的叹息,你怎么看呢,无羡?”

“答太傅,我觉得,一个国家兴旺匹夫有责,不分贵贱。”听到这里,蓝启仁忍不住点了点头,觉得孺子可教啊

“其实我就觉得作个小官吏很好,没什么要操心的,该吃吃该睡睡,也不用上学,与其做皇子,我还不如去做个小官吏,是吧,阿澄?”

听到后来,蓝启仁已经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诗经,三日内,十遍!”说完,大皇子再次把太傅气走了。

这样的事情层出不穷,终于某天,在大皇子的锲而不舍下,太傅倒下了,说是偶感风寒,但是大家都传言是被大皇子气的。

先皇带着两个皇子,第一次出宫了,目的地蓝府,探望生病的太傅,轿撵里,先皇一直在叮嘱长子一会要给太傅认错,别再捣蛋了。皇长子第一次出宫,一边偷偷的从帘子里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一边敷衍的应着,心里想着下次要自己出来吃这些好吃的,看这些好玩的。

蓝府到了,虽然蓝启仁地位尊贵,一品太傅,但是府邸却是十分的简单低调,与皇宫的富丽堂皇不一样,亭台楼榭,给人一种安静的感觉。

跟着先皇去拜见了太傅,并且按照先皇的意思,把该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后,无羡便偷偷的跑出了太傅的房间,自己一个人在宅子里转悠。

听着水声,走过了一个长廊,走到一处八角亭边的时候,无羡便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端坐在亭子里写字。亭子的旁边是假山,假山上水正潺潺的留下来。小娃娃穿着水蓝色的衣服,衬在那样的背景下,跟仙境里的仙子一样。

无羡忍不住的走上前去,毫不客气的坐到仙子的旁边,“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小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写字。

“你的字真好看,是瘦金体吧。”

“小哥哥,你几岁啊?”

“小哥哥,我是江无羡,我七岁了。”

“小哥哥你长的真好看,跟画里的一样,比宫里的美人姐姐还要好看”

“小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呀?”无羡忍不住伸手要去戳小哥哥的脸。

 “阿羡,不得无礼” 身后传来先皇的声音。

无羡转身,看到了笑盈盈的父亲牵着弟弟的手,后面站着一个跟刚才的小哥哥一样好看的大哥哥

“草民蓝曦臣,拜见大皇子。”

“草民蓝忘机,拜见皇上。”

好看的大哥哥叫蓝曦臣,是好看的小哥哥的哥哥,大哥哥笑眯眯的,小哥哥好像更好看。

“都平身吧”先皇示意众人起身后,抱起无羡,牵着晚吟便起身回宫了。

无羡透过先皇的肩头,看到蓝忘机正愣愣的看着自己,对着跪在地上行礼的蓝忘机,用嘴型说,“小哥哥,我们还会再见的。”

果然,后面的几天,大皇子每天都来探视病中的太傅。

“小哥哥,你今天在写什么啊?”

“忘机哥哥,你写了很久了,你不累吗?”

“蓝忘机,你在看什么书啊?。”

“蓝忘机,你饿吗?”

“蓝忘机,你渴吗?”

“蓝忘机,你坐了两个时辰了,你要解手吗?”

江无羡每天都一个人对着安静写字的蓝忘机叨叨很多话,蓝忘机也不理他,自己写自己的字,看自己的书。

过了几天,先皇诏书,召世家适龄子弟十名,入宫伴读,蓝忘机在册。

“蓝忘机,这个恩典可是我求了父皇好多天才求来的呢,你高兴吗?”学堂第一天,江无羡凑到坐在自己前面蓝忘机的耳边偷偷的说。

然后又转向旁边的弟弟,一脸嘚瑟,“阿澄阿澄,你看蓝忘机是不是比我们宫里那些姑姑嬷嬷都要好看?”

“我觉得还是皇姐最好看。”晚吟回敬了他一个白眼

“嘻嘻,那不一样,皇姐是世上最好看的女子,蓝忘机是世上最好看的男子。”江无羡大大咧咧的说着,全然不顾当事人就在前面听着,并且慢慢的红了耳朵。

 

评论(12)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