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爱上羡羡(9)

*还是套路,总有种自己在写小言的感觉……我的锅

*有点感觉为了误会而误会,为了吃醋而吃醋,为了开车而开车

*这一篇,勇敢的黑了亲妈,嘿嘿嘿嘿

 

魏无羡出院以后就直接回了剧组,出院的时候,温宁温情都去了,蓝曦臣还派人送去了花篮,但是没有看到蓝湛,魏无羡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说到底是自己不好,人家一个大少爷,之前天天像个保姆一样伺候着自己,自己还要莫名其妙朝人家发脾气,自己终于还是失去了这个朋友啊。

在剧组的日子跟往常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偶尔停下来的时候,会对着自己空了的手腕发呆,因为一直戴着的原因,手腕还有些颜色不同。

这天才过了一条的魏无羡刚坐下来,就听到隔壁两个群演在聊天,一个说,“对啊对啊,最近飞机老是出事故,也不知道怎么了。”这边还没说完,另一个群演就说“是啊,听说这次蓝氏集团的二公子也在飞机上的呢,不知道真的假的。”

说完看到了魏无羡,想到他们两个关系不错,就凑过来问,“玄羽,你知道这事儿吗?”莫玄羽是魏无羡角色的名字,魏无羡只觉得脑子一轰,站起来的时候还有点头晕,看他这个样子,旁边的群演窃窃私语的说,“听说他们两个闹掰了呢,看样子搞不好是真的。”

魏无羡也不理他们,径自的往外走,要去问温宁,后面的群演还在热切的聊着八卦。

魏无羡才走出影棚,就看到温宁垂头站在门口了,欲言又止的样子,魏无羡走上前去,问了句“是真的吗?”

温宁垂头不说话,魏无羡觉得自己好像有点站不住了,说了句“去蓝氏。”便开始往车上走,温宁一边跟在后面一边赶紧给剧组请了个假,说魏无羡旧伤复发了,剧组不敢怠慢,赶紧让他好好休息。

魏无羡一路上都在拿着温宁的手机,一遍遍的拨着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一遍遍的听着对方不在服务区的提示。

好不容易到了蓝氏集团,蓝曦臣却不在,他办公室门口的接待小妹说蓝曦臣出差去了,本来这次蓝湛的行程应该是蓝曦臣去的,但是因为蓝曦臣之前已经出发去了别的地方,所以就蓝湛代劳了,再问是不是飞机失事了,蓝湛下落如何,接待小妹却本着无可奉告的原则,坚决不再说什么了。

从蓝氏出来,魏无羡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对于蓝湛的一切,自己知道的太少太少了,他不见了,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在蓝氏门口的石阶上坐了会,在围观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温宁及时把他拉到了车上。

就在温宁以为魏无羡准备就这么发呆的坐着的时候,魏无羡开口了,让温宁送他去蓝湛家。到了小区门口,魏无羡下车,让温宁自己回家,说想自己走走,温宁实在放心不下,但是知道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忙,就把自己的手机塞给了他,告诉他有事情给温情打电话。

魏无羡慢慢的往蓝湛家里走着,小区里非富即贵,有钱人家都喜欢养狗,所以这条路上,蓝湛帮他挡过太多次的狗了,想想那个温暖而笔直的背影,偶尔自己还要跳到人家身上去,蓝湛能受得了自己也是不容易。

走到蓝湛家门口,抬头看看,里面没开灯,看样子没有人,魏无羡也不进去,就这样默默的在门口坐了下来。

春夏交际的时候总是格外容易下雨,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天空开始飘雨了,魏无羡就这样坐在蓝湛家门口的楼梯上,春雨下下停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开始慢慢的亮了,雨也慢慢的停了,魏无羡还是一动不动的坐着,发着呆。

蓝湛从车里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浑身湿透的魏无羡,一动不动如石像般的坐在自家门口。魏无羡突然觉得天好像又黑了,然后就看到了蓝湛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蓝湛慢慢的蹲下,轻轻的叫了声,“魏婴。”魏无羡也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蓝湛,蓝湛拿出手帕慢慢的给魏无羡擦着滴水的发梢,擦了多久,魏无羡就看了他多久。

蓝湛又慢慢的握住了他的手,感觉到指尖传来的温度后,魏无羡好像才反应过来一样,抬头看向蓝湛,

“蓝湛?”

“恩,是我。”

“你没事?”

“恩,会议取消了。”

魏无羡听到这里一下就扑到了蓝湛身上,紧紧的抱住了他,

“蓝湛蓝湛蓝湛,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那天在医院里就是一下子口不择言,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我莫名其妙的就是想要气你,温宁都跟我说了,你那天跟那个女的吃饭其实是因为那女的拿我的事情要挟你的,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乱发脾气了,你千万不要讨厌我不要不理我也不要突然消失。”

一口气balabala说了好多魏无羡才停下来,看蓝湛不说话,又小心翼翼的松开蓝湛看向他,蓝湛低着头,重新握起他冰冷的手,点点头,说,“跟我进屋吧。”便站起身拉魏无羡起来。

魏无羡坐了太久了,脚有点麻,蓝湛半掺半扶的搂着他进了门。

一进屋,蓝湛便先让魏无羡去换衣服洗澡,自己开始在厨房煮姜茶。

突然就听到“砰”的一声,蓝湛赶紧往楼上跑,一进浴室,就看到浴室玻璃碎了一地,然后魏无羡傻傻的站着,脚上还在流血。

蓝湛跨过一步,拿了个毛巾给魏无羡在腰上围了一下,手从他腋下和膝盖下穿过,毫不费力的就把他抱到了外面床上,嘱咐他不要乱动之后,自己去拿药箱。

这会的魏无羡格外听话,蓝湛走的时候魏无羡什么样子,回来的时候还是那个样子,一动没动,蓝湛慢慢的拿酒精给他消毒,伤口不深,只是划伤,涂了点药水。

蓝湛见魏无羡还是一动不动的,拿了吹风机就开始给他吹头发,一边吹一边叫他,魏婴,魏婴,魏婴。

一直到头发快要干的时候,魏无羡终于有反应了,拉过了蓝湛的手,认真的看着蓝湛,郑重的说,“对不起蓝湛。”

蓝湛看看他,只是点了点头,说,“没关系。”

魏婴像是活过来一样,一下站起来,说,“蓝湛你饿不饿,之前我住你这里的时候,一直想给你烧饭吃来着,不过每次都没机会,我好饿啊,我给你烧饭吃吧。”

蓝湛点点头,扶着他慢慢的下楼了,伤在小腿前面,只是皮外伤,所以影响不大。

在厨房的魏无羡,一边说着,“蓝湛蓝湛我跟你说,我烧的菜可好吃了,你今天有福了,你等着啊我给你做顿好吃的。”

其实一直到看到菜端上来之前,蓝湛都是相信的。

魏婴很快端了几个盆子上来,通红一片,还从锅里盛了一碗有点看不出内容的菜粥或菜饭出来。

蓝湛看着饭菜,还是一脸平静的开始吃了,魏无羡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问,“好吃吗?”蓝湛勉强的咽下去之后,顺了口气,抬头看向魏无羡,认真的说,“好吃。”

魏无羡一下就来劲了,说那你多吃点多吃点,蓝湛难得有一丝慌乱的说到,“我不太饿,你多吃点。”

他这么一说,魏无羡觉得自己是有点饿了,也扒拉了两口,

“呸呸呸,蓝湛你什么口味啊,这东西怎么吃啊?”然后抬头气鼓鼓的看着蓝湛,看着看着突然就笑了,蓝湛也笑了,魏无羡难得看到蓝湛笑,心想,蓝湛笑的真好看。

最后还是蓝湛下厨重新做了点吃的,魏无羡就着辣酱,吃的狼吞虎咽的。

吃饱喝足以后的魏无羡,看看蓝湛,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那个,蓝湛,我的手机呢?”没有想到魏无羡会开口要手机,“要走?”蓝湛下意识的问到,“不不不,我给温宁打电话给我送东西来。”

像是反应过来一样,“嘿嘿,蓝二少爷不舍得我这个小白脸啊?”魏无羡嬉笑着凑到蓝湛面前

“无聊。”蓝湛冷着脸把手机塞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给温宁打电话,发现没人接,才意识到温宁的手机在自己这里,又给温情打电话,让她转告温宁把自己的东西送来蓝湛这里,温情电话里知道蓝湛没事了,“切”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魏无羡电话挂了,又朝着蓝湛开始傻笑,蓝湛心知肚明,从口袋里掏出之前那根平安绳,细细的给他重新缠上,打了个结,说“别再弄丢了。”

魏无羡狗腿的不停的点头,心安理得的上楼睡觉去了,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那个结不停的傻笑,看够了以后,习惯性的手往枕头下面放的时候,摸到了那个手表盒子,笑得更开心了。

蓝湛上楼的时候,魏无羡已经睡着了,抬手给他擦了擦口水,也便躺下睡了。

魏无羡因为前一天睡的早,难得第二天比蓝湛醒的早,蓝湛醒的时候,就看到魏无羡看着自己在傻笑,突然有点脸红,才醒时候声音有点哑,问道,“你看什么?”魏无羡毫不掩饰的说,“看你好看。”然后嘻嘻笑着就下床了。

吃过早饭,蓝湛把魏无羡送到了剧组。

魏无羡成了晚上不住剧组的唯一一人,每天蓝湛早上送他去,魏无羡在副驾一路睡过去,晚上接他回,陪他去吃宵夜。

温宁这几天不用上班,天天在家里打游戏做饭练拳还有工资拿。温情觉得这样也挺好。

很快,魏无羡杀青了,剧组给他办了个欢送会。

很多粉丝都送来了礼物,欢送会上,蓝氏双璧也来了,还有很多女粉丝是冲着蓝氏双璧来的。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蓝湛魏无羡站一起,温宁站在魏无羡身后稍微退一步的地方。

魏无羡好几天没看到温宁了,一看到温宁就很自然的走过去,问东问西的,蓝曦臣觉得自己弟弟好像在吃醋的样子。

拆粉丝礼物的时候,有个粉丝送了一个双节棍给魏无羡,魏无羡想都不想的就回头塞给了温宁,温宁因为练跆拳道,的确很用得到,便很自然的收下了,又拆了些小东西,还有些甚至于有些女孩子气的东西,魏无羡一边笑着跟蓝湛说这些东西太无聊了,一边又顺手塞给了温宁让他带给温情。没有看到蓝湛越来越沉的脸色。

也不知道塞了多少以后,蓝湛猛的拉着魏无羡的手腕就往外走,留下一众人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蓝湛蓝湛你拉我去哪里啊?”魏无羡也莫名其妙的,一边被拉着走,一边大声的问,蓝湛也不理他,魏无羡更加莫名了,不过感觉今天蓝湛心情不太好,刚才叫唤了一阵子他也没理自己,就乖乖的闭嘴了

“哎哎,蓝湛蓝湛你轻点轻点,我手疼。”感觉手上力道稍微小点以后,魏无羡继续又问,“蓝湛蓝湛你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你。”

蓝湛走到了安全出口的门口,推开门拉着魏无羡就往里面走,门一关上,蓝湛转手把门一锁就把魏无羡的手腕按到了门上,魏无羡也“咚”的一声撞到了门上,“哎呦,蓝湛你……”刚要问蓝湛到底怎么了的魏无羡,看着满脸怒气的蓝湛,乖乖的又闭嘴了

“魏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蓝湛接近咬牙切齿的在说,手上不自觉的更用力了

“哎哎哎,疼疼,我,我,我,”本来想说的当好朋友几个字,在看到蓝湛难得炽热的好像还夹杂着气愤不甘心的眼神中,咽了下去,魏无羡一边想着自己了不起了,竟然能看出来蓝湛在想什么了,一边在这样的眼神下有点心虚的低下了头

才一低头,就觉得下巴一紧,蓝湛另一只手用力的捏着他的下巴,强制的盯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了一会,魏无羡觉得蓝湛生气好像也挺好看的,但是手腕上跟下巴的疼痛又提醒自己要赶紧回答,不然估计要废了“我,我,我不知……唔。”还没说完,魏无羡就看到眼前的蓝湛愤愤的亲了上来。

 

评论(20)

热度(175)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