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爱上羡羡(8)

*本篇更新请牢记四个字,全是套路

这天魏无羡出通告到很晚才到家,自从他跟蓝湛作息凑不上之后,晚上魏无羡回来的时候一般蓝湛都已经自己睡了,一开始魏无羡还心存侥幸想不穿睡衣就上床了,还没躺下,蓝湛冷冰冰的声音就传过来了,“穿衣服。”几次之后,魏无羡全部收拾妥当后也就乖乖的穿好了睡衣再掀被子睡觉。

这天魏无羡才准备躺下,旁边蓝湛就伸过手来递了个盒子来,魏无羡一边打开一边说“什么东西啊,蓝湛你怎么还不睡?”想想自己回家还刷了会手机这会该凌晨2点多了,盒子打开的瞬间,魏无羡愣了下,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的清是一只手表,拿出来细细的看了下,不禁大呼“蓝湛,这个不是你之前给我的吗?这,这,我不是卖掉了吗?”蓝湛也不回答他,只是翻了个身,坐起来看着他说“生日快乐,魏婴。”话一开口,魏无羡又呆了下,想起来好像是的,“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

魏无羡对外宣传的生日一直都不是真正的生日,那会填表格,随便填了个日期,所以他真正的生日除了家里人,没几个人知道,所以蓝湛今天说生日快乐,真是又惊又喜的感觉,更何况礼物还是那么的贵重和特殊。看蓝湛不吱声,“但是你这个礼物太贵重了吧,上次我去卖,人家说这个是八位数起的行情啊,你真要送礼也不用这样啊。”蓝湛也懒得理他,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句“那你收好别再弄丢了。”就躺下去睡觉了。

留着魏无羡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想了会,还是郑重的把手表放回了盒子,轻轻的塞到了自己枕头下面,手摸着盒子慢慢的睡着了。蓝湛听着背后没有声音了,转身背着月光看着魏无羡也慢慢睡着了。

魏无羡起床的时候,已经过了12点了,过了会,蓝湛电话来了,魏无羡一边想着蓝湛每次打电话时间都掐的那么好,一边笑嘻嘻的接了电话,电话里蓝湛言简意赅,就说晚上一起吃饭,下午让魏无羡别瞎跑了。魏无羡今天正好没有活动,也就乖乖的在家等了一下午,临到了傍晚的时候,还起来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继续在家等蓝湛,感觉自己跟马上要被宠幸的妃子一样,转念又想,不对,再怎么样我也肯定得在上面,但是这么想想又不对,我是直男啊。

正胡思乱想着,蓝湛电话又来了,“蓝湛啊,我都好了,你到哪里啦?”魏无羡手舞足蹈的问着,开始往门口走,不过蓝湛那里却是语气有点阴沉的说,“晚上我要开会,你自己叫点外卖吧。”也不等魏无羡反应,电话便挂了。魏无羡还没走到门口,对着已经挂掉的电话“哦”了一声,发了会呆,一下子有点不知道要干什么了,索性直接窝在了沙发开始看电视,换台的时候一个台正好在放自己的陈情的MV,听到那句“一生无羡”的时候,突然有点莫名的心烦,干脆就关了电视,坐到客厅窗口对着院子去发呆了。

蓝湛晚上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窗口睡着了的魏无羡,蓝湛在玄关轻轻的换鞋子的时候,魏无羡还是一下惊醒了,看了看蓝湛,一下就来劲了,跑上去说“你回来啦,我好饿啊,我们出去吃东西吧?”故意不问蓝湛到底干嘛去了,蓝湛点点头“恩”了一声,看着魏无羡已经走出门口的身影,微微的叹了口气。这顿晚饭,两个人吃的都很沉默,蓝湛本来就话不多,魏无羡今天也不太想说话,两下沉默。

第二天中午,温宁照例来接魏无羡去跑通告。一般车上魏无羡都会让温宁把广播打开,然后开始睡觉。开到一半,温宁手忙脚乱的要关广播的时候,魏无羡说了句,“打开来。”温宁通过后视镜看到魏无羡慢慢的坐直了身体,睁开了眼睛,语气不容置疑,只好又把广播打开了。

广播说的是昨天有记者看到了蓝氏集团二公子,之前跟魏无羡打的火热的蓝湛,昨晚跟一个女星吃饭了,女星的名字魏无羡没听清楚,但是昨天晚间四个字魏无羡听得非常清楚,“那个,魏先生,蓝先生偶尔有应酬是很正常的。”温宁从后视镜看着魏无羡越来越沉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呵呵,正常,真是非常正常。”魏无羡冷笑一声之后,就看着窗外再也没出声了,温宁也不好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开车送他去了目的地。

魏无羡今天的通告也比较简单,露个脸就行,是给一个牌子做剪彩的,很快便结束了。

温宁一路小心翼翼的开车送他回家,正准备走的时候,魏无羡开口了,说,“温宁,你等会,我收拾下东西,你送我回自己家。”温宁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魏无羡也不等他开口,就自己进屋收拾东西去了,温宁看他下车,赶紧给蓝湛发了条消息,直截了当“魏先生要走。”

魏无羡按了指纹进门后,深吸了一口气,在门边坐了会,然后便起身往楼上走,随便收拾了些衣物就准备出门,想起什么似的,又回头去枕头边把手表握在手里看了看,终究还是在下楼的时候放在了客厅的桌上,拿起手机,给蓝湛发了条消息,“金主大人,合约到期了,小的告退。”自己给蓝湛存的名字是“小古板”,看着这三个字,笑了笑,然后把手机也放在了桌上,拎着自己的袋子,便出门去了。

蓝湛一路赶回来的时候,在小区门口正好看到了温宁的车从小区出去,魏无羡看着另一边的窗口,所以没有看见他,蓝湛就这样停在那里,直到看不见那辆车为止。

回到家里的蓝忘机,走到客厅便看见了手表和手机,手机打开来,通话记录大多都是小古板,唯一的一条短信就是刚才发的,看了看内容,蓝湛笑的有点酸涩,自从知道自己就是蓝忘机以后,魏无羡除了耍赖的时候就再也没有叫过自己金主了。

慢慢扶着楼梯走上去,走到卧室,首先看到的就是床上两身难得叠的齐整的睡衣,以前魏无羡在的时候,睡衣都是随便扔,脱到哪里扔到哪里的,现在特别整齐的睡衣,蓝湛反倒有点不习惯了。衣柜里,魏无羡把自己的衣服都拿走了,那一格一下就空的格外显眼。

日子平静的过着,偶尔在蓝氏的楼里跟蓝湛碰面的时候,魏无羡还是嬉皮笑脸的打招呼,蓝湛蓝湛的喊,但是每次碰面过后,蓝湛的脸色只会更沉了,每每如此,蓝曦臣也只能在一旁叹气。

很快就过年了,往年魏无羡都是跟着师姐混的,或者干脆一起去找江澄,今年师姐还在外面度蜜月,金子轩恨不得带着师姐把外太空也一起去了,想到这里,魏无羡还是会心笑了笑。魏无羡一个人也不高兴去找江澄了,特别是现在没有手机,只能通过邮件联系江澄,还得凑时差。

原来的手机号码早就停了,自己也懒得去搞手机,有事情反正有温宁,这样一来,这个年显得更冷清了。所幸温情估计魏无羡一个人,就让温宁接了他去自己家过年了。三个人吃着暖锅看着春晚,倒也很高兴。到半夜的时候,魏无羡跟温宁搬了好多烟火,放了很久很久,小区里的小朋友们开心的不得了。

魏无羡一直到3点多才睡下去。一大早就被鞭炮吵醒的魏无羡难得早起了下,吃早饭的姐弟两见鬼一样看着他,他也无所谓,刷牙洗脸出来温情已经帮他盛好了粥,温宁似乎要说什么,但是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开口,温情白了温宁一眼,张口便说,“你昨晚叫了江澄27次。”“咳咳咳咳,”魏无羡艰难的厌下了嘴里的粥,开口说,“江澄是我发小,从小一起长大,跟亲兄弟一样。”温情也不接他的话,继续白了他一眼,幽幽开口“你昨晚叫了蓝湛520次。”这下,空气里只剩下喝粥的声音了。

年前魏无羡接了一个古装剧,角色是男二,暖男万年备胎那种,最后结局是远走他乡,魏无羡还要唱插曲,曲名白石溪。年后进组,片酬不错,进组以后收到片酬的当天,魏无羡就跟以前一样,全部转到了蓝湛的卡上,毕竟欠蓝湛的太多了,只能慢慢还了。

看完剧本,剧组就安排先去录歌了。开始几遍每次录到“琴瑟愿与,共沐春秋”的时候总要卡壳一下,录音棚的人还特意问温宁,最近无羡是不是有情况,这不是他的水平啊,温宁自然只是笑笑说,老师您想多了。

这次的古装是边拍边播的,播出没几集,就上了收视第一,魏无羡出场那集更是收视率直接破2了,一时间魏无羡风头无二,在剧组的魏无羡照样每天低调的嬉嬉笑笑,碰到来探班的迷妹也总是很配合的拍照签名,还要关照人家回家路上要小心。于是魏无羡的口碑更好了,连低头系个鞋带都要上个热搜。蓝湛每天没事就开微博看看,时不时点个赞。

过了几天,微博热搜还是魏无羡,不过是魏无羡骨折了。蓝湛再次看见魏无羡,是在医院vip室里,魏无羡挂着个脚,一边看电视一边在吃水果,活脱脱一个二世祖。来之前,温情已经说过了,就是脚踝扭了下,问题不大。看到蓝湛进来,魏无羡看了一眼,忍不住就咧嘴笑了,“蓝湛蓝湛你来看我啦?”蓝湛应了一声就把手上的花和水果递给了温宁,温宁转身去找瓶子插花去了。

蓝湛坐下后,看了看魏无羡的脚一眼,便开口道,“下次当心点。”魏无羡“恩”了一下后,气氛又有点尴尬了,魏无羡其实从生日那天开始,就一直想问他,其实跟人家吃饭完全可以告诉自己,干嘛要瞒着自己,而且为什么说好跟自己过生日的,转头放了自己鸽子就去跟女明星吃饭去了。不过魏无羡也知道自己没这个立场来问,只是一口气憋着总是不舒服,蓝湛问了下当时的摔下来的情况,其实剧组是建议用替身的,是个从悬崖下跳下来的戏,不过魏无羡觉得既然有威亚,问题不大的,结果威亚下来的时候,他急着着地了,脚着地的一瞬间,他就知道不好,但是已经太晚了。然后就这样了,蓝湛本意是想劝他不要那么拼,凡事按部就班就好了,魏无羡却是想着之前蓝湛跟女明星吃饭的事情,一下就燃了起来,“所以你蓝二少爷的意思是我太急功近利咯?”

温宁站在门口听到的时候,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我们小人物,跟你们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不一样,我们要的东西,都要自己去拼的。”蓝湛“唰”的一下站了起来,“魏先生。”温宁适时的进门,喊住了魏无羡,示意他不要说下去了,不过魏无羡根本不理他,继续说着,“蓝先生,怎么了?生气了吗?从来没有人这么跟你说过话吧?当然了,你一个大少爷,每天早上从200平米的床上醒来,出门要在200身衣服当中挑一件,带着你从200个女明星中选出来的妹子一起出门……”魏无羡特意强调了那个女字,自然的,还不等他说完,“够了!”蓝湛出口打断了他,被打断的魏无羡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但是也不愿意承认,只是把头偏向了窗口,不再说话。

蓝湛似乎被气的不轻,见他这样,也不愿意多说,转头就走了,出门没多久,被温宁喊住了,“蓝先生。”,蓝湛停下来,温宁赶上后,沉默了一会,还是伸出了手,“这个,魏先生让我给您。”蓝湛低头,是一段红绳,已经有点旧了,但是看得出主人很爱惜,还是很干净的样子,蓝湛觉得那个红色格外的刺眼,从温宁手上接过了之后,一直定定的看着手上的红绳子,也不吭声,“那个,蓝先生,魏先生最近住院,所以心情不太好,您不要太往心里去啊。”温宁小心翼翼的开口,蓝湛恍若未闻的捏紧了手上的绳子,慢慢的走了,温宁看着他的背影,只是觉得多好的两个人啊,何必呢。

 

*冷静冷静,下一更就会和好了,马上就要大面积的撒糖虐狗了,不要太心疼了

 

评论(20)

热度(176)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