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爱上羡羡(7)

*江宇直还是江宇直,不过这次永远站在羡羡的身后,感觉更讨人(我)喜欢了

*师姐结婚啦后面就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了,超级喜欢温柔的师姐

眼看着就到圣诞节了,街上开始有圣诞的气氛了,师姐答应了金子轩的求婚,准备趁着江澄圣诞节回来,就把婚礼办了。魏无羡慢慢的有了自己的人气,有人约歌,有人约戏,明日之星冉冉升起的样子,但是人红了,是非自然也就多了。最近传言最多的无外乎就是魏无羡是gay,是蓝湛的男朋友。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魏无羡哈哈大笑的跟蓝湛打电话,“蓝湛蓝湛,你最近有没有听说啊,我是你男朋友诶,哈哈哈哈哈,太搞笑了,这些人真是吃饱了撑的哈哈哈哈哈但是怎么说我是你男朋友哈哈哈哈哈。”笑了好一会,蓝湛在他停下的时候说了句,“我在开会。”便把电话挂了,魏无羡想,估计蓝湛也觉得这个太无聊了。不过慢慢的,传言越来越多了,甚至还有狗仔蹲点在蓝湛家门口,不过除了发现他们住在一起以外,也没什么了,两个人甚至从来不会一起进出。有次难得两个人一起在家,魏无羡一边刷微博一边跟在做饭的蓝湛说,“蓝湛我跟你说啊,这些人太无聊了,微博上现在我们可火了,还有热门话题要我们在一起呢,哈哈哈哈哈哈然后还有粉丝猜我们两谁攻谁受呢哈哈哈哈哈哈”,蓝湛停下手上的活,抬头看着笑成一团的魏无羡,只说了句“无聊”就又继续切菜了,“对对对对,这些人太无聊了”魏无羡接着说。吃饭的时候,魏无羡一直在夸蓝湛的厨艺,“蓝湛蓝湛,看不出来,你竟然那么会做菜,这个剁椒鱼头这个尖椒鸡片都好好吃啊,还有还有这个莲藕排骨汤,简直跟我师姐做的一模一样,要不是你不认识我师姐我都要怀疑你是跟我师姐偷师的了,话说我师姐做菜啊,可好吃了,下次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啊”一顿饭下来,魏无羡的嘴就没停过,吃和说两不误,蓝湛就偶尔的停下看看他,只有在他说下次他做饭的时候,蓝湛认真的“嗯”了一声。饭后,魏无羡照例在玩手机,蓝湛一边看新闻,一边打开了微博,注册了个小号,在热门话题#魏无羡蓝二少在一起#下面点了个赞。

江澄在圣诞节前回来了,回来那天温宁要陪温情去办事,于是蓝湛陪魏无羡接了机,然后约了蓝曦臣一起吃饭。路上,魏无羡都在不停的说着这几年的事情,江澄听了会不耐烦的说道,“魏天王,我只是去外国念书而已,不是去外太空,外国有网络,还有我还有个姐姐在这里,这些破事情我都知道”,魏婴也不恼,继续嬉皮笑脸的摸乱江澄的头发说,“对啊对啊,我们家阿澄长大了呢”,自然,江澄一抬手把他手打掉,恶狠狠的说了句,“滚”,蓝湛微微侧目看了下两人,魏无羡仿佛感受到了一样,又贴到江澄耳边,问“江澄,你知道他是谁吗?”江澄也愣了下,说,“不是蓝氏集团的二少爷?”然后耳边就是一阵魔性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你猜不到的,他是小古板蓝忘机哈哈哈哈哈”听到小古板三个字的时候,蓝湛斜眼看了魏无羡一下,没吱声。倒是后座的江澄惊到了,看向蓝湛,“你是蓝忘机!你竟然还收留了魏婴!你竟然没有直接撞死他!”听到这话,魏无羡假装不开心的说,“江澄你怎么说话呢,蓝湛那么正直善良的人,怎么会跟你一样恶毒!”说着就想去揽蓝湛的肩膀,伸到半路的手想起蓝湛在开车,就又收了回来,“蓝湛蓝湛,江澄就是那个江晚吟,天天捣蛋的那个。”“恩,我知道。”蓝湛点点头,江澄又加了句,“天天捣蛋是你,我是跟你后面给你擦屁股的。”魏无羡赶紧打断,说,“你一个国外留学的人,怎么嘴巴还那么臭。”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就到了酒店。

蓝曦臣到的早,三个人一到就上菜了。服务员倒酒的时候,跳过了蓝湛,魏无羡抿了一口之后就大呼小叫的,“啊,外面说蓝二少爷烟酒不沾,竟然是真的啊!我还以为蓝湛你端架子呢。”蓝湛也不理他,蓝曦臣说,“早年他也喝过几次,但是…”看了蓝湛一眼后,蓝曦臣没有接下去说,魏无羡却来劲了“哦哦,我知道了,蓝湛你肯定酒品不好,喝多了发酒疯对不对!放心放心,我以后酒桌上肯定都罩着你。”蓝曦臣看着弟弟的眼神,前半句本来想拦着魏无羡不要说下去的,但是到后半句的时候,觉得弟弟貌似挺受用的,也就淡淡一笑招呼大家开始吃饭了。席间,魏无羡一刻没停的跟江澄斗着嘴,因为蓝湛在,所以讲了很多艺术班时候的事情,蓝湛低头吃饭,偶尔说到跟自己有关的点点头,表示听到了,蓝曦臣则看着自己弟弟,时不时会心一笑。吃完饭,温宁过来接他们,蓝湛先走到了门口,蓝曦臣也跟了过去,江澄揽着魏无羡的肩膀认真的问,“魏婴,大家都说你跟小古板谈恋爱,你真的假的啊?”魏婴黯然了一下,说“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呢?”看着江澄目瞪口呆的样子,魏无羡大笑了起来,“江澄你脑子进水啊,你看我像会喜欢男人的样子吗?蓝湛是我的好兄弟,我可不允许别人这么玷污他,哪怕是我自己。”最后一句,说的小声,江澄似乎没有听到,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恩,我知道了,你现在也不容易,压力别太大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放心,我永远挺你!”快走到门口,看到蓝湛的背影,江澄又折回来,说“还有魏婴,你是不是有病啊,不要老去撩小古板,有你这么交朋友的吗?”魏无羡不理他,做出一副我就喜欢的样子,就越过他去拍蓝湛的肩膀低声的说些什么,还很夸张的大笑。江澄也懒得理他了,出门跟蓝家兄弟告了别,便上了温宁的车,温宁送他去了师姐家里。蓝曦臣送蓝湛魏无羡到了小区门口,便也回去了。魏无羡全副武装的在蓝湛前面走着,一边絮絮叨叨的继续讲江澄跟自己小时候的趣事,一边说一边整个人笑的前仰后合,正当蓝湛准备让他低调点的时候,突然就看到眼前人往回跑,“唰”的一下跳到了自己身上,下意识的自己就两只手托住了眼前人的重量,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听到魏无羡颤抖的声音在耳边“狗……狗……蓝湛……有狗…….”蓝湛莫名的向前面望去,一个中年妇女抱着一只小泰迪正迎面走来,蓝湛无奈的叹了口气,问“你怕狗?”然后就感觉到魏无羡一个劲的猛点头然后抱着自己的手臂似乎更用力了。中年妇女走近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大男人,整个蜷缩在另一个人身上,还在瑟瑟发抖,仿佛看到了什么一样,加快步子走开了。看中年妇女走开后,蓝湛轻轻的拍了下魏无羡的后背,说道,“走了。”魏无羡眯着眼睛确认真的走了,很快的跳了下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整理衣服的蓝湛,“那个,那个,蓝湛啊,我怕狗。”蓝湛整理着衬衫和领带,开口道“我看见了。”“哦,那个,因为我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这个,我貌似抵抗不了,以前都是江澄替我赶狗的。”蓝湛抬头,看着他,认真的说,“恩,知道了”。魏无羡看狗走了,又是一条好汉了,继续跟蓝湛嬉皮笑脸的回去了。

圣诞节,师姐的婚礼如期举行。师姐喜欢低调的婚礼,金子轩走老婆奴路线,所以婚礼地点风格全是师姐喜欢的,金子轩负责一一落实。婚礼在城郊的一个古堡举行,魏无羡早早的到了现场,甜言蜜语的哄着师姐笑了会,便跟江澄两个人忙前忙后去了,间隙看着金子轩狗腿子的一口一个“阿离说要这样”“阿离喜欢那样”,觉得格外解气。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客人陆陆续续就到了,出乎意料的是,金子勋也来了,魏无羡跟江澄正准备站出去的时候,却看到金子轩先迈了出去,两个人低声说了会话,金子勋拍了拍金子轩的肩膀,金子轩朝江厌离招了招手,江厌离拎着裙摆走了过去,魏无羡跟江澄也跟上去了,金子勋冷眼看了后面两个跟班,刚要发作,金子轩适时的喊了声“大哥。”金子勋斜了他一眼,收回了眼睛,看着江厌离,递过去一只玉镯,说“这是我母亲给子轩媳妇的”,江厌离笑着收下了,甜甜的叫了声“谢谢大哥。”金子勋愣了下,点了点头,便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了。仪式很快开始了,魏无羡看着师姐跟金子轩交换戒指的时候,忍不住看向了蓝湛,发现蓝湛也在看自己,咧嘴笑了起来。仪式结束后,晚上大家在酒店吃吃喝喝闹闹,江厌离笑眯眯的看着魏无羡时不时的撩着蓝湛,还要跟江澄斗嘴。金子轩动不动就要问两句,“阿离你累不累?”蓝曦臣看着他们虐狗,一回头又看到帮蓝湛挡完酒的魏无羡在给蓝湛挤眉弄眼的,觉得算了,弟弟开心就好,但是自己干嘛要来吃狗粮啊!

魏无羡不出意外的喝醉了,一路都跟烂泥一样挂在蓝湛身上,蓝曦臣送他们到门口,问道:“阿湛你一个人行吗,要帮忙吗?”

“…”

“你确定吗?”

“…”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自己当心。”然后蓝曦臣便开车走了。

魏无羡一路挂着蓝湛,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师父师娘到了英国没多久就出车祸死了,留江澄一个人,本来想让他回来的,但是他又要强,非要在那里念书,师姐两边奔波照顾我们,后来还生病了,蓝湛你知道吧,我觉得自己特别没用,这种时候特别帮不上忙……”“魏婴,你醉了”蓝湛轻轻的说,魏无羡抬头看看蓝湛,打了个酒嗝,凑近了说“蓝湛,你真好看。”说完头便垂下去不动了,头垂下去的时候嘴唇在蓝湛的脸颊扫了一下,蓝湛僵了一下,看向头垂下去的魏无羡,凑近了他的脸,轻轻的啄了一下。这天的月光格外的明亮。

师姐婚礼之后就去度蜜月了,江澄过了元旦也回英国准备开学了,不过魏无羡觉得他是回去陪女朋友的。蓝曦臣觉得最近蓝湛似乎对各种酒会越来越感兴趣了,有一次看到魏无羡帮蓝湛挡酒,弟弟开心的看着,蓝曦臣突然觉得外面的传言说不定是真的。路上有狗的时候,蓝湛也总是不动声色的站在魏无羡的身前,等狗走了以后拍拍身后瑟瑟发抖的人。

这天,魏无羡下了通告,正在戴帽子准备走出门的时候,旁边两个记者说话飘进了他的耳朵,“那个魏无羡啊,说不定就是个小白脸,以前都是靠贵太太们,这次倒好,直接挂上蓝家这棵大树了。”魏无羡听了也不作声,这样的话这么多年他听的多了去了,准备绕过他们走开,温宁的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就是就是,这个蓝二少爷也是的,那么多年烟酒不沾,而且也从来没有过绯闻,搞半天原来喜欢的是男人啊,哈哈,跟那个金子勋一样,不,还不如人家呢,人家明着来,这个蓝湛还偷偷摸摸的,还号称君子呢,我看都是斯文败……”这人还没说完,便感觉肩膀上一股力量把自己往后一拉,随即眼前一黑,再站稳的时候,便看到魏无羡站在那里,说道,“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这个记者也不是省油的灯,毫不犹豫的回道,“怎么啦,你跟蓝湛搞基还怕我们说吗?说的就是你们,狗男女,哦,不,狗男男!”魏无羡自然又是一拳,这会记者也反应过来了,三个人扭成一团,幸好后来温宁听到动静后过来拉开了三个人,一个劲的给人家赔礼道歉,又靠着自己练过好几年跆拳道,才从记者手里把魏无羡护到了车上。温宁拉着魏无羡上车,想去医院,魏无羡却不肯,直接要回家,没办法,温宁把他送回家后,不放心的给蓝湛打了个电话。蓝湛一路往家里赶,路上电话里听温宁讲了下拉架时候两个记者嘴里不干不净的话,心里大概有了个数,脸色越来越沉。蓝湛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魏无羡,嘴角的血已经干了,眼角有点乌青,抱着个枕头对着电视在发呆。蓝湛无奈的叹了口气,拿了药箱,凑过去给他上药。

“嘶—”的一声,魏无羡像是回过神来了,略有嘶哑的声音喊了声“蓝湛,我...”魏无羡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停下来了,蓝湛说了句“我都知道了”,便继续给他上药,魏无羡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喊了句“你都知道什么你知道了,你能知道什么,你知道那些人说的多难听吗?”

“恩,我不在乎。”蓝湛轻轻的掰开了他扣着自己的手指,继续给他上药。

“但是我在乎,我……”魏无羡没有说下去,蓝湛看着他,等了会,魏无羡终究只是低低的说了句,“我失态了。”

蓝湛收拾了手上的东西,说“下次不要这么冲动了。”

“恩”魏无羡老实的答应了。

最后这件事情,还是蓝曦臣出面解决了。事后,蓝曦臣还是问了蓝湛,“阿湛,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魏先生?”蓝湛沉默不言,蓝曦臣叹气道,“你自己开心就好,哥哥只是希望你不要白白的付出。”蓝湛抬头看向自己的兄长,认真的说,“魏婴在我看来,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单纯的人,我只想保护他一辈子,其他的我并不奢求。”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蓝曦臣也便没有再说下去了。

魏无羡因为脸上的伤,在家休息了一阵子,一天蓝湛回来的时候,给了他一段红色的绳子,说是保平安的,魏无羡很高兴的绕在了手上,后来不管去哪里都戴在手上,洗澡都不摘下来。



*后面要起矛盾啦,不过不要担心,有矛盾才好表白才好发车嘛


评论(17)

热度(171)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