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爱上羡羡(5)

*昨天没看过魔道的基友问我,这个魏无羡是颜狗吗,怎么看人家长得帅就上床了,我竟无力反驳

 

第二天早上,魏无羡起床的时候,都快中午了,蓝湛坐在院子里在抚琴,魏无羡站院子门口听了一会,觉得好像有点耳熟,还挺好听的。一曲终了,魏无羡才舍得出声,“看不出来啊蓝湛,你琴弹的很好,练过的吧。”

蓝湛看他一眼,也不理他,见他起床了,便说“我下午要去公司,晚上有应酬,不会回来吃饭,冰箱里都有吃的,如果有别的想吃的,可以喊外卖,电话跟钱都在客厅里。”说完便去换衣服了,换了衣服出来,看到站在客厅呆若木鸡的魏无羡,问道,“怎么,钱不够吗?”魏无羡木然的摇摇头,“够了,这么多钱,够我吃一个月了。”蓝湛其实没什么生活经验,也就点点走,准备出门了,走到门口,又回头了,“魏无羡,鉴于你昨天的表现,从今天起,禁止你出门三天。”魏无羡一惊,转头又想,我就出门了你能怎么我吧,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蓝湛又补了句,“门口有监控,我手机全程都能看到,如果你出门了,合约立即解除。”说完,也不看魏无羡的反应,关门就走了。走出门的蓝湛听到里面魏无羡大叫了一句“fuck!”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

蓝湛走了以后,魏无羡有点不死心,走到门口,看了看,还真的看到了一个摄像头,对着摄像头龇牙一笑还比了一个“V”的手势,默默的又退了回去。

蓝氏集团会议室,蓝曦臣看着坐对面的弟弟今天一直没有在专心听汇报,一坐下来就开始看手机,突然还对着手机笑了,蓝曦臣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赶紧仰头滴了点眼药水。

一个人在家转悠的魏无羡觉得好无聊啊,蓝湛家虽然没有大到离谱,但是一圈下来也要转将近半个小时。这个过程中,魏无羡发现蓝湛学过音乐,貌似比较喜欢弹古琴,有个音乐房,古琴放在正中间,蓝湛估计经常自己做菜,厨房特别大不说,厨房里什么都有,下次可以试试做顿饭给蓝湛吃吃,被包养嘛,姿态总要端正的,想起昨晚亲蓝湛的一下,魏无羡自己想想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流氓,感觉蓝湛更像个被包养的小媳妇,想想蓝湛围着围裙像个小媳妇做饭给自己吃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还有茶室,不过好像不怎么用,茶具有点蒙灰了,从客厅看出去,院子里有一大片草坪,魏无羡想回头有机会,得去躺躺,再养点猫啊狗的,说不定也不错,想着想着,觉得这么好的地方自己只能住三个月,有点可惜了,要是能一直白吃白住的就好了,但是想到包养两个字,赶紧打消了在这里常住的念头。楼梯走上去以后,魏无羡又走到了蓝湛卧室的门口,昨晚就想着被鱼肉了,都没细细的打量一下这个卧室,采光很好,两百平米的大床(原谅我忍不住胡言乱语了),房间里还有个琴架,看来蓝湛真的很喜欢古琴,房间很简单,以黑白色调为主,家具也不算多,但是看得出来,质地做工都很考究,靠近窗口有个门,走近了以后,魏无羡觉得自己发现新大陆了,因为这个门,有密码!“嘿,小蓝湛,看不出来,看上去那么正直的人,竟然还有密室,这种商界大佬,这里面说不定都是竞争对手的资料,啧啧,蓝湛啊蓝湛,竟然一肚子坏水。”想归想,魏无羡还是走开了,毕竟是人家的秘密。从主卧出来,又随便参观了几个客房,都是差不多的布置,比较简单,但是都很整洁,物资配置也有很齐,魏无羡挑了个离主卧最近的卧室,把自己的东西搬了进去,“反正蓝湛说随便我选的。”

收拾妥当了以后,天已经黑了,他中午起床吃了点早饭,这会也已经有点饿了,打开冰箱看到各种酱和素菜,觉得蓝湛果然跟自己一样,喜欢重口味,但是素菜自己实在没胃口,于是随手拿起桌上的外卖电话,点了几个菜,付了外卖钱以后,魏无羡看看桌上剩下的钱,再次感慨,蓝湛真有钱,我刚才应该再多点点,反正也用不完。坐下来吃了会,魏无羡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突然想起来,哦,是酒,刚才竟然忘了一起点了,站起来要往冰箱那里走去,打开冰箱门的一瞬间,还是被一冰箱各种各样的酒惊到了,全是冰啤酒,还放了张小纸条,蓝湛规矩的字写着,“白酒在左手第一个柜子里,红酒在右边酒柜里”,魏无羡很得意,心想这个蓝湛真够意思。打开柜子,白酒全是典藏版的五粮液这种,红酒全是外国酒庄一看就是个人私藏的类型,魏无羡不禁再次感慨,蓝湛真有钱。不过想想自己到底寄人篱下,于是低调的开了瓶冰箱里的啤酒,聊胜于无吧。

魏无羡一边吃着喝着,一边看电视等蓝湛回来,蓝湛回来的不算晚,才进门就听到了客厅里魏无羡在鬼哭狼嚎的自己唱ktv,魏无羡听到动静,从客厅探了半个身子出来,“主人回来啦!”把麦往沙发上一扔,就作狗腿状要去替蓝湛拎包,蓝湛往旁边躲了躲,也不理他,就径自往楼上走了,魏无羡讨的一脸没趣,继续嚎歌,“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还特意把喉咙捏尖了唱,看到蓝湛一个趔趄,满意的切了下一首。

蓝湛换了睡衣又走下了楼,自己去厨房烧了几个菜,坐下来慢慢的吃着,魏无羡走过去拉了张椅子也一起坐下了,打开手机打游戏,一边打一边问,“你不是有应酬么,怎么回来还吃饭啊?”见蓝湛不理他,自己自顾自的说,“是不是不合胃口啊,我跟你说,我也这样,每次在外面吃完回去,都要自己下包方便面吃吃,外面酒店根本不好吃,除了那次你带我吃的那次,蓝湛你真会点菜,超级好吃,蓝湛你也喜欢吃辣吧,你冰箱的酱看上去都不错”嘴上不停的说,手上也不停的打游戏,蓝湛中间看了他好几次,魏无羡都不知道,自顾自的说着。蓝湛吃完,放下碗筷,说,“不是。”“恩?”魏无羡被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引的抬了头,“啊呀,我的飞机炸了!”发现游戏已经GAME OVER了,也就干脆放下手机,问道,“什么不是?”蓝湛一边把碗筷放到了洗碗机,一边很认真的说,“没去吃饭,开完会就回来了。”魏无羡愣愣的点点头,心想,蓝湛跟我解释的那么清楚干嘛。转念想到了卧室里那个带锁的门,便揶揄起来,“蓝湛啊,看不出来,那么道貌岸然的,怎么还有个密室啊,是不是有什么小秘密啊?”蓝湛看向他,魏无羡赶紧澄清,“你看我,我那么正直,不会窥探你的秘密的,更何况你还有密码的,我可进不去。”听他那么一说,蓝湛似乎松了口气,顿了顿,告诉魏无羡,“没有什么秘密,你要是想知道,可以进去。”魏无羡又愣住了,觉得自己地位好像有点特殊,不像被包养,更像,更像,女朋友?赶紧摇摇头,不对不对,再怎么样也是男朋友啊,老子笔笔直的。

蓝湛说完就上楼去了自己卧室,魏无羡也跟着回了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不对啊,我没有密码啊,蓝湛个骗子,心机boy!不过这一晚魏无羡睡的并不太好,总觉得不舒服,但是也说不上哪里不舒服,到了半夜,实在忍不住,还是躺到了蓝湛的床上,才躺下去,蓝湛“腾”的就坐起来了,开了灯,刺眼的光魏无羡忍不住去挡了下眼睛,蓝湛眯着眼睛看了会,说了句,“去穿衣服!”然后就坐着等魏无羡坐起来,没办法,魏无羡一边叨叨一边开始坐起来,“你们有钱人真奇怪,男人嘛,当然裸睡最舒服了,再说了,都是男人,你怕什么啊,对了蓝湛,我没睡衣,我都是裸睡的。”魏无羡说的理直气壮,蓝湛也不理他,从柜子里拿了身新的睡衣扔给他,魏无羡一边嚷着“真麻烦”一边也只好乖乖的穿上,然后关灯,睡觉,这下,魏无羡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魏无羡醒来,蓝湛自然不在身边了,躺着发了会待,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冲到那个密室的门口,开始坐在地上试密码,“蓝湛的生日?我不知道。”“蓝氏的股票代码?我不知道。”想了几种可能,魏无羡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蓝湛你个心机男,于是开始乱按,把自己常用的密码都试了个遍,自然都是错的,哈,总不见得是我生日吧,这么想着,按了上去,魏无羡还没来得及笑自己无耻,门开了。魏无羡懵逼了,从地上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麻的小腿,慢慢的往里面走,是个书房,陈列非常简单,一个书桌,一台电脑,一个书柜,一个琴架,琴架上一只笛子,魏无羡随意的打量着,觉得没什么特殊的,干嘛要设密码啊,正想着,一回头,看到了自己背面的照片墙,觉得好像很眼熟,凑近了看了下,魏无羡惊到了,是一张合照,上面写着,2005届云梦艺术班毕业留念,三四十个十几岁的小朋友,班主任是江枫眠。这个艺术班,其实就是江澄爸爸办的一个暑期班,不过因为他爸江枫眠是音乐界响当当的人物,这个班颇受有钱人家青睐,到了暑假都会把孩子送来进修一下,江爸爸又不是看钱就让进的,一般都要筛选一下,很多有天分的孩子后来都成名成家了,所以这个艺术班当时可谓名声大噪,不过后来江妈妈一定要让江澄去国外念书,只好全家都搬去了国外了,留下已经成年的师姐照顾魏无羡,这个班后来也就成为传说了。

江枫眠夫妇的旁边就是笑的温和的师姐,第一排最右,是张牙舞爪的自己,手还搭着旁边的江澄,自己的后面,一个冰山脸,有点眼熟,下面的名字是蓝忘机,蓝忘机,蓝忘机,魏无羡读了两遍,

“蓝忘机,你的鞋带散了,哈哈哈哈我骗你的。”

“蓝忘机,枇杷吃吗?不吃啊,那我给江澄了。”

“蓝忘机,哈哈哈哈你看你头上这朵花好看吗,你可真是人比花俏啊,诶,你别走啊!”

“蓝忘机,汇报演出我们两一组,你可要认真点,别丢了我的脸?”

想到这些,魏无羡忍不住笑出了声,个小古板,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又看了眼那个照片,魏无羡有点笑不出来了,“蓝湛……”因为他发现,这个人那么眼熟,跟记忆里蓝湛的脸重合了,像是有点不可置信的,魏无羡继续看着书房里的其他摆设,琴架上的笛子,拿起来,深吸一口气,细细的看,果然是陈情,陈情是他给自己的笛子取的名字,毕业时候送给你蓝忘机,以为他不会要的,竟然…….书桌上有个镜框,拿起来,是蓝忘机跟自己的汇报演出,反面写着“吾弟忘机文艺汇报演出——兄曦臣摄于2005年秋”,这下确定了,这个小古板,就是蓝湛,突然想通了所有的关节,难怪这个蓝二少爷对自己那么好,原来早就认出我了,真是的,还说要包养我,那么多年不见,竟然会开玩笑了,哎呦,难道是为了报复我,应该不会的,蓝忘机那么正直的一个人,肯定就是念在同窗的情谊上,哎呀,这样我欠他好大一个人情了,算了算了,以后有机会还给他吧。

“叮铃铃”胡思乱想被电话声打断了,是蓝湛给魏无羡配的手机,“蓝湛啊,干嘛呀?”魏无羡心情大好,声音都忍不住抬高了,那头的蓝湛似乎也没想到魏无羡会这么大大咧咧的接电话,不过还是很平静的说,“我十分钟后到门口,你准备下出门。”然后就把电话挂了,魏无羡心想,切,装什么呀,一会就戳穿你,然后开始洗漱换衣服,等到开门的时候,正好蓝湛的车子也停在门口了,打开门进去,坐好,魏无羡就开始了,“蓝湛?”看蓝湛没反应,魏无羡也无所谓,接着说,“蓝忘机?”这下蓝湛有反应了,微微转头看向他,“你进去了?”“对呀,密码我生日呗,看不出来啊小忘机,你竟然那么够意思,那会我每次找你玩你都不怎么搭理我,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当我朋友呢,给你送吃的玩的你也不理我,后来那个笛子送给你,以为你会扔掉的呢,哈哈,你太够意思了。”说着又往蓝湛肩膀拍了下,听到这里,蓝湛似乎又松了口气,“恩”了一声,算是回答,“蓝湛,既然这样,你叫我魏婴就好了,无羡也就是个艺名,咱们那么熟了。”“恩,魏婴。”蓝湛郑重的念出了这个名字。“那个蓝湛啊,你的车子跟手表,那个,被我卖了,”不等对方回答,魏无羡赶紧说,“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钱还你的,过段时间,你们家的股权你也不用给我了,我也不好意思拿啊,这两天谢谢你的帮忙,还有转会的事情,实在是太麻烦你了,过两天我就搬回家去住。”

一个急刹车,蓝湛看向有点莫名其妙的魏无羡,两个人对看了一会,蓝湛从后座捞过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打开。”魏无羡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乖乖的打开了,取出里面的文件,最上面的就是股权转让协议,“这个协议你签个字就生效了,如果你不签,协议里面也写清楚了,这个2%会直接转给小户,就是我个人的损失了。”蓝湛像是担心魏无羡不肯签字一样,先把后果说了,魏无羡也是聪明人,“行行行,我签字,签字,你别给我分红啊,不然我就更加不好意思了。”蓝湛知道估计魏无羡后面应该不会那么心安理得接受自己的好意了,只好点头表示答应,看魏无羡签完字后,蓝湛又开口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会带你去各项通告,准备录音出唱片,你最近还是住我这里,比较方便。”说完也不等魏无羡同意,就又开车出发了。

 

*有种在霸道总裁路上越走越远的感觉……

我向夷陵老祖发誓,我初衷真的只是想发个糖,开个车

 

评论(14)

热度(195)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