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霸道总裁爱上我,不,是爱上羡羡(3、4)

*忘羡cp + 读弟机哥哥

*两更一起,因为这一更有点平淡,所以把下一更提上来吧,一天更3次的勤劳的抹额

*明天有检查,然后是周末了,随机更新,么么哒,抹额爱你们

 

“蓝湛蓝湛,那个,我可以解释的,我其实是来……”不等他说完,蓝湛冷冷的说了句,“上车。”这话一出,魏无羡感觉好像还有些希望,赶紧嬉皮笑脸的走到了副驾,一路上蓝湛都冰着脸,每次魏无羡想要开口说什么,蓝湛都扫他一眼,搞的他很没趣,也就不开口了。

车子没有往蓝湛家里开,魏无羡有点紧张,“那个,蓝湛,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你给我个机会把?”虽然知道师姐那里,以后钱应该不是问题了,但是他还是不想让金子轩占这个便宜,只好抱紧蓝湛的“大腿”了。

趁着红绿灯的时候,蓝湛停下来,看着他,想到刚才出去一会的功夫,回家就没人了,给他配的手机也没带,一瞬间有点失落的心情,恨恨的想,明明我可以给你所有你要的,不用让你出去看人脸色,你却不领情。幸亏知道魏无羡师姐在医院,也是抱着侥幸的心里去了医院,才到门口,就看到了魏无羡。

越想心越沉,脸色自然也就不好看起来了,魏无羡看着他冷冰冰的脸,也不知道这人在想什么,只好硬着头皮解释着,“是这样啊,我来医院看看我一个朋友的,这不正好要回去了就看到你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金主你别跟我解约啊,金主我可以很听话的,金主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私自出门了,保证随叫随到,咦,我电话呢?”然后魏无羡看到蓝湛递过来那只专用的电话,知道蓝湛貌似没有解约的意思,赶紧接过来,很夸张的语调喊到,“谢主隆恩!”

被他这么一闹,蓝湛心情稍微好了些,不过左一句金主右一句金主的,还是叫的很别扭,“我有名字,蓝湛。”“恩恩,蓝湛蓝湛,蓝湛你名字真好听,蓝湛,你的名字有点耳熟诶。”魏无羡琢磨着这个名字是不是在哪里听过的时候,车子停下来了,停在了一个写字楼门口,保安熟练的开门将蓝湛请下了车,魏无羡自己开了车门,也跟着进了大楼,“啊,我知道了,你是蓝氏集团的二少爷,蓝湛!”突然拉高的语调,吓了蓝湛一跳,周围也很多人奇怪的看着蓝二少后面的人,蓝湛带他来的,正式蓝家的总公司。不过蓝湛对这个答案,似乎还是不太满意,也懒得理旁边那人的一惊一乍,“哎呦,我说蓝湛,难怪你那么有钱,原来你不是富二代公子哥啊,你是富一代啊,对了对了,你是不是还有个双胞胎哥哥来着,叫蓝,蓝什么臣。”

“曦臣,不是双胞胎。”

“对对,蓝曦臣,不是双胞胎吗,听说你们长得一摸一样…….”突然魏无羡就闭嘴了,因为他看到了真的跟蓝湛一模一样的蓝曦臣,蓝大少。

会议室里,除了蓝家兄弟,魏无羡,还有魏无羡经纪公司的老板常萍。

蓝曦臣示意两人坐下后,便开口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常总,我就开门见山了,您公司的魏无羡先生,我们有意要挖到我们蓝氏集团来,您开个价吧。”

常萍今天被蓝氏叫来也是一脸懵逼,来之前还天真的以为蓝氏是不是看中自己公司要收购什么的,靠着大树好乘凉啊,结果,蓝氏倒是看中了自己手上的东西,不过不是公司,是人,虽然只是个魏无羡而已。

懵归懵,常萍到底也是生意人,很快便理清了思路,能让蓝氏双璧开口要的人,不管对自己有没有用,对他们肯定很重要,自己可得好好的讹一笔。整理了一下思绪,有点心虚的举了5个手指出来,开口道,“五千万。”

沉默一会,蓝曦臣开口了,“常总,据我们所知,魏先生的合约,还有半年也就到期了,你开这个价,是不是太没诚意了。”

常萍也开口了,“蓝大少此言差矣,古语有云,千金难买心头好啊。”

魏无羡在旁边想,个死老头子,开价5000万,你当蓝家是傻子啊,死老头,老子马上合约都要到期了,竟然还想从老子身上撸羊毛,简直不得好死。

“一千万。”魏无羡正想着呢,被旁边的掷地有声的声音吓一跳,是蓝湛。

蓝曦臣接着说道,“常总,您也知道的,我们蓝氏虽然旗下有娱乐集团,但是一直没有艺人,也是希望借此机会,正式进军演艺界,希望常总您能割爱。”

见常萍不说话,蓝曦臣微微正色道,“这个魏无羡,说实话,蓝氏是要定了,希望常总好好掂量一下吧。”

常萍也不是傻子,五千万本来就是随口一喊的,本来魏无羡合约到期了,这个烫手的山芋他就不要了,眼看蓝氏那么阔气,自然也就顺杆下了。

于是,魏无羡一千万的转会身价,过了几天,也上了一次娱乐新闻,不过因为他名气太小,在意的人不多。

当下,已经处理完了合约问题,蓝湛带着魏无羡,向蓝曦臣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看着他们背影的蓝曦臣,默默地心想,刚才的合约,多花了起码500万。转念又想起,蓝湛现在怎么这么败家,昨天才花了将近1000万把他那个手表从认识的典当行赎回来,要不是因为限量的人家烫手,找了原主发现是他蓝二少的,这块手表就得被这么糟蹋了,还有那辆车子,也是幸亏老天开眼,魏无羡找的黄牛认识这是二少爷的车…..也不知道自己弟弟还砸了多少东西在这个魏无羡的身上,哎,想想刚才临出门时弟弟开心的样子,只能安慰自己,算了算了,就像刚才常萍说的,千金难买心头好吧,感觉最近要操作下股票,持平一下这个亏空,做哥哥真是心累。

 

从蓝氏出来,坐到车上,魏无羡有恃无恐的想着,嘿嘿,反正马上就是你蓝氏的人了,我破坏规矩你能耐我何,你还得发我工资。正得意的抖着二郎腿,旁边的蓝湛好像看出了他的意图,一边开车一边波澜不惊的说,“你那里合约解除后,蓝氏会跟你签合同,终身合同,持蓝氏有限股份2%,”魏无羡还没来得及惊讶,蓝湛的下一句话,他就破灭了,“试用期三个月,这三个月,如果违背了上午说的协议,合约解除。”

魏无羡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晕车,可能还没有睡醒。

晚上,蓝湛带魏无羡出去吃了,还是颇为高档的餐厅,全市第一高楼的顶楼餐厅。

包厢内,“啧啧啧,蓝湛啊,这个也是你们蓝氏的资产吗?”

“不是。”

“哦,那你是这里的会员吗?”

“不是,大哥是。”

“这里很贵吧,你看这夜景,这装饰,这座椅,这烛台…..”

“闭嘴。”蓝湛对魏无羡这样浮夸的演技真是看够了,故意装的自己很财迷的样子,蓝湛其实不喜欢。

“哦。”魏无羡也比较识相的闭了嘴,气氛有点尴尬。

不过好在很快,菜都上桌了,魏无羡对着一桌红通通的菜,食指大动,一边吃一边往蓝湛盘子里夹菜,“蓝湛蓝湛,这个好吃,你吃啊,”“蓝湛蓝湛,那个也好吃,你吃你吃”,夹了几筷,看看蓝湛没有吃,心想,他自己点的菜,没道理自己不喜欢吃啊,难道是嫌弃我的筷子,越想越觉得对,于是突然就放下了筷子,蓝湛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魏无羡迅速的把他的碗放到了自己位置上,拿了个空碗,选了双干净筷子,重新夹了满满一碗的菜放到蓝湛面前。“蓝湛,你肯定是嫌我用过的筷子脏吧,没事没事,这样干净了,你多吃点。”魏无羡一边做一边很狗腿的说着,一边看向蓝湛那个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蓝湛接过了那个碗,在魏无羡期待的注视下,夹了一小口放到嘴里,慢慢的咽下,魏无羡看到这里,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想法,觉得蓝湛一定是有洁癖的。不过看他已经吃了,便也继续埋头吃了,之前到这种饭店,都是陪客,以喝酒为主,连菜都很少有机会吃到,更何况那么多自己喜欢的菜,魏无羡觉得虽然蓝湛包养了自己,但是跟那些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富婆千金貌似不太一样,自己心里也没有那么束缚的感觉。不过想到“包养”两个字,魏无羡还是觉得周身一冷,想想马上要跟蓝湛睡觉了,有点怪怪的,算了算了,还是先吃饱再说吧。

蓝湛喝了一口水,缓解一下嘴里的辣味,一偏头,就看到魏无羡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安安静静的侧脸跟平常故作潇洒的样子不一样,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愿意护他一世。

魏无羡吃吃喝喝的,很快盘子就都空了,酒也喝的差不都了,打着饱嗝的魏无羡跟着蓝湛回家了,一路上,魏无羡都试图拉蓝湛去这里去那里,但都被蓝湛拒绝了,魏无羡计划落空,只能乖乖的回家了。

到了家里,蓝湛说了句去洗澡,便走回了自己的卧室洗澡去了,魏无羡去了客房的浴室洗澡,洗好澡,大大咧咧的围着浴巾趟到了蓝湛的大床上。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大方点。

于是蓝湛从浴室洗好澡吹好头发出来,就看到了身上还有水珠没擦干的魏无羡,盘腿坐在他的床头,百无聊赖的在调电视看。看到蓝湛出来,魏无羡把电视机一关,故作淡定的说,“我洗好了,你来吧。”然后把眼睛一闭,没有看到蓝湛一下红起来的脸。

“胡闹。”就听到耳边一句低斥,一件浴袍被扔在了脸上,魏无羡把衣服拉下来,睁开眼睛,也有点不解,说“你不是包养我么,总要做点什么吧?”

蓝湛充耳不闻,又说了句,“把衣服穿上。”

魏无羡眼尖,看到了蓝湛微红的耳朵,一下来劲了,“咦,蓝二少,你怎么了,包养不就是这样么,你以为富婆包养我是为了什么呀,不就是图我的身体么,难不成是为了跟我劈情操吗?”

看蓝湛不为所动,魏无羡又继续说着,“蓝湛我跟你说,你别看我好像比你瘦,但是我活可好了,那些富婆……..”

“够了!”蓝湛简直听不下去了,“魏无羡,你够了!”

“不够啊,蓝二少,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装什么呀,总不见得你还没有过这方面经历吧,哈哈,那我可以教教你,我还有很多书呢,可以…..”魏无羡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突然转身的蓝湛压到了床上,两个人近距离的看着,“借…给…你…看。”魏无羡一字一顿的把刚才没说完的话说完以后,“咕咚”咽了口口水,心想,这是要来了吗,刚才那些话都是随口胡诌的,说出去都没人信,我魏婴还是个处男啊,我第一次难道真的要给一个男的吗……心里一阵哀嚎,不过想想毕竟有钱的大爷啊,何况这大爷长得还挺好看。就这样想着,突然魏无羡头脑一热,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以后,昂头亲了一下蓝湛的。

蓝湛的脸“唰”一下就红了,魏无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短路了,怎么干这事,突然气氛就又很尴尬了,更尴尬的是,魏无羡觉得自己下面好像起了什么反应了,还好蓝家的睡袍料子厚,蓝湛似乎还没有发现。

蓝湛被亲了一下之后,也有点晕乎,慢慢的就从魏无羡身上起开了,坐在了旁边,说道,“我虽然包养了你,但是我不会强迫你的。客房很多,你可以自己去选。”

“啊,不用不用,我就睡这里挺好。”

蓝湛愣了愣,点了点头,掀开被子,就睡下了。魏无羡在黑暗里呆坐了一会,也掀开被子,贴着床的另一侧,也睡下了。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蓝湛长的是挺好看的,蓝湛喜欢男人吗,以前没听说啊,诶,我怎么睡在这里啊,蓝湛不是让我睡客房吗,算了算了,这床那么软,肯定比客房的好,还那么暖和,真暖和。一夜无眠的蓝湛,听到旁边窸窸窣窣的声音转头的时候,就看到闭着眼睛的魏无羡喃喃的说着梦话往自己身上拱着,他也不敢乱动,就这样被拱了一晚上。

*下一篇要讲小时候的故事了,羡羡个破记性

 

评论(6)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