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番外二)
剧情向都走完啦,今天手机一直抽风。明天晚点时候发车啦发车啦
***

蓝湛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所以跟宿舍人也不太说话,一般独来独往的,魏婴一方面是辅导员,一方面又因为蓝湛的关系,三天两头往宿舍跑,恨不得住宿舍了,办公室的老师只当是新老师比较积极,学生们也都很庆幸,自己的老师一点架子都没有,三天两头来聊天,还带各种水果吃食,陪他们说说笑笑。上课的时候,魏婴最喜欢点名让蓝湛回答问题,有时候一个人的时候,魏婴想想都会笑,以前都是蓝湛小古板盯着自己背书抄家规,现在他来喊蓝湛回答问题了,不过蓝湛可比自己靠谱多了,每次都能答出来。开始时候,魏婴说要喊他同学回答问题的时候,大家还有点慌张,慢慢的发现,魏老师只会喊蓝湛回答问题,蓝湛好学生,都答的出,后来魏婴再说喊同学回答问题时,大家已经习惯的看向蓝湛了。蓝湛貌似也没什么意见,听到名字就站起来,回答的跟标准答案一模一样。有时候下课正好是饭店,魏婴就会过去喊住蓝湛一起吃饭,总是很顺手的往蓝湛肩上一勾,心里还暗喜,嘿嘿,蓝湛你现在比我矮,真好。每次蓝湛看魏婴餐盘里的红通通的菜都觉得胃疼。时间久了,总会有些风言风语传出来的,学校的女生,不管是魏婴的迷妹还是蓝湛的粉丝,都很高兴自己的爱豆在一起,每天上课下课都在YY两个人在一起,还要讨论一下攻受问题。男生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两个人一个是毫无架子对大家诸多照应的老师,一个是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回答问题的好学生,而且篮球打的还好,义气使然,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直到有一天,魏婴跟一个女孩子在食堂吃饭,被迷妹们看见了,群众一下就慌了,有说魏婴始乱终弃的,有说蓝湛黯然神伤的,总之魏婴就是一个吃干抹净见异思迁的现代陈世美。不过也有好处就是,双方迷妹发现自己还有机会,这阵子魏婴跟蓝湛收情书简直要收到手软了。
夜幕降临了,魏婴照例在扫学校的bbs,果然,他们的三角恋情已经置顶好多天了,得意的看向旁边蓝湛的画像,淡淡的说,哼,小蓝湛,我还搞不定你?蓝湛这天的日记里,夹进去了那张魏婴跟女生吃饭的照片,背面写着女孩的情况,魏离,魏婴的姐姐。
魏婴已经好几天没有来找蓝湛吃饭了,蓝湛每天还是云淡风轻的在粉丝的关怀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这天,班长临时通知,辅导员临时有事,下午的课取消了。大家一片欢呼,隔壁宿舍的来喊蓝湛去打篮球,蓝湛拒绝了。手机响了,妈妈来facetime了,一接通,妈妈就笑着说,阿湛,生日快乐呀。咦,阿湛你不开心吗?舍友在旁边歪头看了一下,默默的感慨,到底是亲妈。晚上,蓝湛手机响了,是魏婴,电话接通了,那头就在喊,“蓝湛你快来救我,食堂后门!”然后电话就断了,蓝湛立马冲到了食堂的后门,到了以后,就看到路灯下,魏婴蹲在台阶上玩手机,旁边还放了两瓶啤酒,一脸悠闲,全不似刚才那样火急火燎。蓝湛心下了然,扔了一句“无聊”就准备转身走了,魏婴赶紧站起来拉住他,也不解释,就说,“来都来了,别走呀。”说完笑嘻嘻的就看着蓝湛,蓝湛也不理他,就这么对看着。还是魏婴先笑了,笑嘻嘻拿起啤酒给蓝湛的说,“好了好了,今天你生日,来,生日快乐,蓝湛!”说到最后,蓝湛觉得魏婴声音好像有点发抖。“我不饮酒。”蓝湛平静的说,“我知道我知道,”魏婴也不理他,勾着他的肩膀就把啤酒塞他手里,“难得嘛,你生日。”“我酒精过敏。”蓝湛继续说道,这下魏婴也愣住了,心想,嘿,以前只是一杯倒,现在倒好,竟然还酒精过敏。这样没戏了,本来想灌醉了撩撩他的。不过魏婴也想得开的,也不勉强,就把啤酒拿回来了,往台阶上一坐,说,“那好吧,那你陪陪我把,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陪了。”蓝湛不知道今天是自己有问题还是魏婴有问题,好像魏婴今天格外不开心,又好像格外开心。“你姐姐呢?”鬼使神差的,蓝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这个问题,话音刚落,魏婴头转过来说,“你都知道了?”蓝湛也不否认,点了点头。魏婴笑了笑,觉得今天是不是醉了,有点恍惚了,但是明明才两瓶啤酒啊,二哥哥,羡羡好想你啊。。。魏婴心里想着,就准备起身了,“二哥哥是谁,你哥哥吗?你小名羡羡吗?”蓝湛突然问到,魏婴吓的差点没站稳,还是蓝湛扶了他一把,魏婴想看来今天是真醉了,都开始说胡话了,魏婴摇了摇手,看了蓝湛一会,还是没忍住,抱了他一下,蓝湛也有点僵住了,没想到魏婴突然会这样,但是今天看他今天好像情绪不太好,也没推开他,任他抱着。沉默了几秒钟,就听到魏婴笑了声,然后拍拍蓝湛的肩膀,说了句走了,就大步的走开了,走了几步,像是想起了什么,回头说句,“蓝湛,生日快乐。”蓝湛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怎么了,看着他的背影,莫名的有点鼻酸。回到宿舍的蓝湛,在日记里写到,今天生日,魏婴怪怪的。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也怪怪的。
这天以后,魏婴跟蓝湛又恢复了偶尔一起吃饭,偶尔一起上课的关系了,粉丝团们又高高兴兴的继续YY了,bbs置顶也改成了“F大双帅破镜重圆”这类的,大家表示喜大普奔。蓝湛妈妈跟他视频的时候,总是要问,阿湛最近有什么心事吗?听到旁边爸爸在说,臭小子估计有心上人了吧。魏婴总觉得什么都变了,但是好像又什么都没变,晚上习惯性的看着蓝湛的画像发呆,总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不知道蓝湛对自己到底什么想法,不敢进一步,怕蓝湛讨厌自己,等了那么久,现在这种感觉是不是应该知足了,毕竟如果做了什么,可能这一世,连朋友都没的做了。微微的叹了口气,魏婴对着画像,喃喃自语,蓝湛啊蓝湛,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恍恍惚惚间,魏婴感觉看见了蓝湛了,道侣蓝湛,他在看自己,还摸了摸自己的脸,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是真的看见蓝湛了,不过不是蓝二哥哥,而是学生蓝湛,的确在自己旁边,认真的翻着手里的书。

看到他醒了,蓝湛放下书,慢慢的说,“你昏睡了两天了,院里老师来你家发现你昏在家里了。”魏婴自己张了张嘴,想问点什么,最终还是没问。心里想着,管他为什么来呢,生病有人陪着也好,更何况还是蓝湛。胡思乱想间,蓝湛端了碗粥来,递给他,魏婴一个恍惚,笑眯眯的说,你喂我。蓝湛明显愣了一下,但是还是照做了,就这样喂完了一整碗粥。

然后两个人都有点沉默了。蓝湛先起身了,说到“既然你醒了,我就先走了,我下午还有课。”魏婴觉得有点失落,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来,低声说了句谢谢,蓝湛愣了愣,点点头就走了。

晚上,蓝湛的日记,那人这两天生病,我竟然陪了他两天一夜,我一定是疯了。我还看到了他卧室墙上的画,像几年前的我,但是是长发,发间还有朵玉兰,那肯定不是我,难道就是他所说的二哥哥?最近思绪有点乱,很奇怪。

很快,放暑假了,蓝湛跟家里说要留下来勤工俭学,蓝湛的妈妈来看他的时候,正好看到蓝湛跟魏婴一起在食堂吃饭。临走的时候,蓝湛的妈妈还是没忍住跟他说,阿湛,虽然妈妈不太能接受你喜欢了一个男人,但是妈妈相信阿湛自己是大人了,可以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了,你要是喜欢人家就赶紧跟人家说吧。魏婴远远的看着他们母子两的对话,觉得蓝湛妈妈很温柔,蓝湛全程一副平淡脸。

晚上,魏婴做了很长的一个梦,梦到了师姐,蓝熙臣,江澄,温宁,金凌,思追和好多好多很久没有梦到的人,很多他以为自己都忘了的人。

这一夜,难得魏婴没有失眠。早起给自己做了碗粥,觉得还是蓝湛那天做的好吃。一上午,魏婴都在摆弄他的古琴,他还给古琴起了个名字叫忘机。直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蓝湛站在了门口。

评论(5)

热度(72)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