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番外一)

严重ooc了,见谅见谅,请接收我的催眠:隔了那么就,二哥哥又不在身边,羡羡总是会长点脑子长点心的

**********************************

F大,人文学院,教务一办。

魏婴拿着这批新生的名单,翘着二郎腿,随便的看着。新学期开始了,这是魏婴留校以后的第一批学生,既是学生也算学弟吧。一世又一世,魏无羡已经不记得自己轮回了多少次了,只知道没有蓝湛的日子,每一天都差不多,这一世不知道能不能遇见他。正想着,确被点名册上的名字吸引住了,点名册上赫然写着”蓝湛“二字,微微吃了一惊,然后一边告诉自己也许是同名同姓不要太激动,一边脚下生风的开始往教室走。身后几个老师窃窃私语着,到底是留校的新老师,态度真积极,那么早就去教室了。

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魏婴还是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颤抖的双手推开了教室的门,走了进去。阳光下的教室,果然,空无一人,魏婴勉强的笑了笑,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看着屋外的阳光,魏婴在想,蓝湛啊蓝湛,太久太久了,你怎么还没有回来,你知不知道羡羡等了你好久,都快不记得你的样子了。

学生开始陆陆续续的进来了,魏婴目不转睛的看着门口,希望有那么个人,可以让他不要再漫无目的等下去了,可惜一直到上课铃响,魏婴也还是看到曾经熟悉的面容。也许是换了样子了吧,魏婴一边想着,一边走上了讲台,再次扫了一眼学生们,开始点名。出乎意料的是,点到蓝湛的时候,下面没有回音,魏婴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遍,“蓝湛”,还是没有声音,这时候班长站起来说,老师,蓝湛他身体不好,要下周才来上课。魏婴也不记得这节课是怎么上完的,回过神来的时候,他手里握着这次新生的报名表,蓝湛的表格上,那张稚气未脱的照片,跟他卧室挂着的那张画像上的脸,一模一样。

魏婴在后来的轮回里,养成了一个习惯,他总怕自己会忘掉蓝湛的样子,于是每一世,都要画一幅蓝湛的画像,就像当年在藏书室一样,还要在鬓间画一朵玉兰花。画像就放在卧室里,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对着这幅画像发呆。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某次课上,魏婴进了教室,就觉得一直有道目光跟着他,抬头,正对上目光的主人,蓝湛。魏婴笑了笑,视若无睹的走上了讲台,开始讲课。

其实魏婴之前已经见过蓝湛了,既然有了新生报名表,还能有什么不知道呢,医院,家里,食堂,操场,反正蓝湛出现的地方,都会跟这个人偶遇。

医院里,”你好,请问外科怎么走?“这是魏婴第一次看到蓝湛,隔了太久了,魏婴觉得有点眼睛疼,其实他已经在医护台看了好久了,生怕自己真的去说话了就会发现这只是个梦,毕竟这么多年了,这些梦做的够多够多了,每次走近了,蓝湛要说话的时候,梦就醒了。不过这次还好,蓝湛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魏婴回了声谢谢,便看着蓝湛慢慢的走开了,好不容易的控制住自己想要跟上去的脚步,告诉自己,来日方长。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于是,魏婴开始不停的”偶遇“蓝湛,蓝湛开始不停的”遭遇“魏婴。一开始蓝湛还不觉得,见了几次,就发现不对了,虽然每次都觉得奇怪,但是这个人好像始终没有恶意,自己也就听之任之了。

但是今天发现这人竟然是自己的老师的时候,蓝湛还是惊讶的。。。。晚上,蓝湛在日记上写下,那个无聊的人竟然是学校老师。

**************

下午更番外二,哎,发车,哎,发车,我那么雅正,我尽量明天把车发了


评论(1)

热度(73)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