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下)

最后,是蓝忘机自己动手点燃了火堆,火光印衬下的魏无羡格外苍白平静,手中的抹额最后烧成了灰也随着火光一起随风飘走了。

一曲问灵十三载,时隔多年,蓝忘机还是拿出了忘机琴,弹出了似乎都有些生疏的问灵。

在否?

....

在否?

......

在否?

....

一直都没有回音,在场所有人都捏紧了拳头,蓝忘机更是一张冰冷的脸彻底冷却。蓝曦臣看不过去,走上前去,安慰道,再等等吧,兴许魂魄还未齐全。蓝忘机充耳不闻,继续按着琴弦

在否?

....

在否?

......

在否?

 

终究还是一无所获。一日,两日,日复一日,待到蓝曦臣踏入静室时,蓝忘机已经不吃不喝的弹奏了问灵整整三天了,双手指尖血迹斑斑,屋子里的兔子们因为久未有人照看,已经自己到外面去觅食了,整间屋子可以说毫无生气。蓝曦臣见此,微微叹气,斟酌一番,终究还是上前了,“忘机,你且停一下,看一看这个,”说着从袖中拿出两张略显陈旧的卷帛,见眼前人还是不闻不问,蓝曦臣只得继续说道,“与魏婴的魂魄有关。”果然,听及此言,琴声骤停,蓝忘机抬头看向蓝曦臣,这一抬头,虽然蓝曦臣有所准备,也还是心惊了一下,蓝忘机满脸泪痕,双眼在听到“魏婴”二字之后神采奕奕,更显得因得突然消瘦的眼眶无比凹陷,竟是比十三年前更加失魂落魄了。事已至此,蓝曦臣除了叹气,也只能继续说着,“这张卷帛是无羡托付于我,是他在温情的手抄中找到的,希望我帮他去查证一下,卷帛上所记载的,皆是安魂集魄之术,但是口诀老旧,而且温情不在了,所以来源出处以及是否可行有效皆不得而知,我当年得到之后,也四下试验过,这些法子,约摸十年可将魂散之人的魂魄收齐,但需由最亲密的人实行,并将锁魂囊贴身安放。”说完,蓝曦臣看向蓝忘机,蓝忘机已然站起了身,微微一鞠躬,道,“如此,便有劳兄长了。”蓝曦臣知道多说无益,留下卷帛,也就走了。

此后多年,含光君终日深入简出,外界传言由于道侣离世,含光君是要永远闭关追思道侣了。只有姑苏蓝氏的近亲知道,蓝忘机每日除了一丝不懈的修习卷帛之术,便是每日问灵,一日都不曾间断,然后一曲问灵,始终无果。蓝曦臣每每见此,都是微微叹气。说到底,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性,还是魏无羡最了解,那张卷帛,根本就是魏无羡胡诌的,他知道一旦自己身死,蓝忘机必然会消沉下去,甚至随他而去,十年的修习,只是让他可以有意志活下去,并且,十年也只是一个时间,希望十年里,蓝曦臣真的可以找到什么法子复原他的魂魄。这十年,为了自己的胞弟,蓝曦臣一刻都不曾懈怠,每日寻访古籍,希望可以找到方法真的重新集齐魏无羡的魂魄。

然而,天不遂人愿,这个事情,终于还是让蓝忘机知道了。其实问灵一直无果,蓝忘机就有过怀疑,他甚至于还问了温宁是否知道这个卷帛的事情,但是温宁对温情医术研究本就知之甚少,所以也问不出什么。直到那天江澄来访,与蓝曦臣在私语时,让蓝忘机听到了,一刹那间,蓝忘机就都明白了。

蓝曦臣尚且不知蓝忘机已经知晓了真相,只道这两天蓝忘机怎么不修习口诀了,只是每天淡淡的问灵,问灵无果也不愁思了,喂喂兔子,晒晒太阳。直到思追跑来,说含光君已经一整天不见了,蓝曦臣心下的不安突然就扩大了,匆匆跑去后山的魏无羡的衣冠冢一看,顿时惊呆了。含光君侧坐着,低着头,靠着石碑,忘机琴断,避尘出鞘然无灵光流转,见及此,同为修真人士的蓝曦臣哪里还会不懂,只是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步步的走向了蓝忘机,身边跟着的是同样震惊的思追和金凌,探了下蓝忘机的脉搏与呼吸,蓝曦臣笑了,只是笑的那样的苍凉,那样的无助。看到这里,思追跟金凌都确定了,含光君散尽修为,打散了自己的魂魄,同那人一起去了。蓝曦臣的笑回荡在山谷中,听着格外的刺耳。

至此,世间再无含光君。

含光君走后的若干年,某天晚上,一缕清魂飘至静室窗前,玉兰树下,一袭黑衣,眉间愁思万绪,竟然是夷陵老祖魏无羡!

其实当时,蓝曦臣一直在寻访古籍,连带着试验着,其实还是有所收获的,只是收效甚微,与江澄碰面也是想要验证一下收集到的一缕残魂的记忆是否当真为魏无羡所有。但是他不曾想到,十年未到,蓝忘机竟然突然知道了卷帛是假,并且直接散去修为打散魂魄随了那人去了。此后数年,蓝曦臣更加不敢放松,没日没夜的研习魂魄修补之术,竟然在含光君离世的数年后,当真将魏无羡的魂魄集齐了回来,可惜,回来了一个,另一个走了。蓝曦臣有时候会想,自己真实造了什么孽啊,自从接任家主以后,每天都在为这一对奔波。

 

月下,蓝曦臣与魏无羡的灵魂,问灵

“何人”

“魏无羡”

“作何打算”

“身入轮回,寻找忘机”

“寻不得,待如何”

“寻至寻得为止”

蓝曦臣告诉魏无羡,蓝忘机因为是自散魂魄的,所以灵魂即使修补好了,记忆也会有所缺失,怕是这一世的记忆不一定会有了,他已经直接安排忘机的魂魄重新入轮回。但是修补魏无羡的魂魄时,自己留了点私心,魏无羡此生,无论再入多少次轮回,记忆均不会缺失,希望他能找到忘机。。。。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魏无羡也知道,如果蓝湛忘了自己有了新的生活,他一定不会打扰的,但是如果蓝湛还能对自己有一点记忆,他拼死也是要跟他重新在一起的。蓝曦臣说完以后便又重新入了藏书室,最近这两次的魂魄修补,他大耗修为,灵力已接近枯竭,思追眼下也已经成人了,蓝家的担子交给他也是放心的了,更何况还有金凌从旁协助,忘机跟无羡都重入了轮回,自己也可以放心的去闭关了。

 

时光流逝,多少沧海变桑田,很多很多年以后,姑苏蓝氏云梦江氏兰陵金氏等等等等都已经不在了。

这天,优等生蓝湛,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音乐老师的门。

“哟,是蓝湛啊,有事么?”音乐老师停下拨弄古琴的手,抬头看向逆光站着的,捏着拳头的学生。

“魏婴,我喜欢你。”蓝湛深呼吸一口气,郑重的喊出了老师的名字,和自己心里的话。静静的看着老师

屋里的空气,停顿了好几秒,魏婴突然笑了,走出座位,走到蓝湛的门前,发现这个学生什么时候长得好像比自己高一点了,恩,也许是自己没穿鞋吧,管他呢,一把勾住蓝湛的脖子,用力的把自己嘴唇贴上蓝湛的,喘息间,告诉他,“我也是。”

 

啊啊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啊。。。。。。人生第一篇耽美啊!!!!亲们啊,所以知道为啥我开不了车了啊。。。。。。。看了那么多太太的粮,都是无羡表白二哥哥,我心里表示不服啊,我二哥哥也是个热血好青年啊!没人写二哥哥表白无羡,那我自己写吧!最近再吸取些天地精华,争取写个番外的车

 


评论(7)

热度(122)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