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中下)

我今天不能再把承诺喂仙子了。。。今天一定结束左思右想,还是HE,放心的看下去



正当两人分别出神的时候,静室的门再次打开了,不用说,蓝忘机回来了。蓝忘机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兄长来找魏无羡,所为何事,不言而喻了。

蓝忘机在魏婴旁边坐下,手很自然都拢过那人的肩,稍稍用了点力,以示安抚。蓝曦臣这趟前来,本来就是想告诉魏无羡,既然蓝忘机已经都知道了,而且也没有要顺从的意思,你差不多就行了,所以看到两人如此,正好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

魏无羡突然觉得有点心酸,自己一心想把蓝忘机交付出去,其实也没问过蓝忘机的意思,照现在的样子,蓝忘机看来是不肯的,转念又想,当然不肯,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筋搭错了,这事情放自己身上,自己也不会肯啊。。。。。

“魏婴,”正想着呢,突然身边人叫了自己一声,魏无羡毫不犹豫的抬了头,满眼懊恼不舍不甘心各种情绪,蓝忘机尽收眼底。他的心思,蓝忘机又怎么会不知道,但是蓝忘机自然有自己的打算。

”魏婴,我俩心意相通至今,本就应该以诚相待,近日你的想法我也略知一二,既然如此,你且听好了,“蓝忘机顿了顿,似是因为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的话,深呼吸了一口,继续说”倘若有一日,我留不住你了,那么,你魂魄在一日,我蓝湛在一日,你魂魄散去那日,世间便再无含光君。“说完,蓝忘机也不给魏无羡答复的机会,低头便用力的吻住了那人的唇。魏无羡被这一番话震惊的无以复加,本就有点恍惚了,待到反应过来是,嘴又被堵住了,直到实在喘不过气来了,蓝忘机才放开他,魏婴才喘了口气,发现身子一轻,这边蓝忘机已经两手一环,将他抱住往里间走去了,就听到魏无羡一路喊着”蓝湛你等等“”蓝湛我话还没说完“”蓝湛。。。唔。。。唔。。。。“”二哥哥,诶,诶,你慢点。。。。唔。。。唔“

这一晚,静室的小兔子们,在满耳的靡靡之音中度过了,不过他们也习惯了。。。 


第二天一早,难得今天夷陵老祖起个大早,不过还是含光君伺候着他穿衣梳洗,在亲了含光君五六十下之后,夷陵老祖心满意足的坐了下来。

“蓝湛,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吧。”魏无羡看似随意的笑着看向含光君

“昨晚之事以外,其余都可。”像是知道魏无羡要说什么,蓝湛先开了口,想了想,又加了句,“天天就是天天。“掷地有声,不容置疑。

这下魏无羡笑不出来了,他很认真的说,“蓝湛,我知道我们感情好,我也不想让你一个人过,所以你看我之前不是还特意给你安排了各种相亲嘛,那个。。。”魏无羡抬头看了眼蓝忘机的脸,觉得还是换个话题好了,“但是如果我魂魄散去,你也要随我一起的话,你这一身修为不就可惜了吗?”

“无妨。”蓝忘机一动不动的看着魏无羡说到

“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代替我活下去,这样起码我们的事迹,我夷陵老祖的丰功伟绩还有的传颂啊。”就像不死心一样,魏无羡继续死缠烂打着

“你若愿意,我可知会了兄长,我自己刻到姑苏蓝氏的训诫石上。”

????这下魏无羡又懵了,今天感觉说什么蓝湛都有办法,小古板现在真是都不按套路出牌了,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他自己说的这些话,提出的这些假设,已经在蓝忘机的心里盘算过很久了。

魏无羡自己也知道今天怕是没戏了,也不死缠着,总想着会有办法的,再不行还能去找蓝曦臣,这么想着,心里似乎也轻快了些,于是拉着蓝忘机起身去喂兔子去了。

该来的总是来了,魏无羡已经昏昏沉沉昏迷了很多天了,偶尔醒醒,每次醒来,都是蓝忘机担忧的脸,慢慢的每次醒来,屋子里的人开始多了,江澄似乎也住过来了,思追金凌也在,景仪也在,温宁也在,蓝曦臣也在,偶尔还有一些以前一起夜猎过的小辈们。魏无羡心想,看来是日子到了吧。每次醒来,魏无羡都要说一遍,“蓝湛,不论结果如何,你都不能随我而去。不然即使入了轮回,我都不会再看你一眼!”蓝忘机总是不吱声。


评论(5)

热度(106)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