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上)

忘羡cp

原谅我新手,开不了车,关键时刻只能拉灯(说的好像本来打算开车一样

时间是正文之后好几十年了,一诺千金的含光君,说一不二的含光君,还是日复一日的履行他的座右铭“天天就是天天”(修仙之人嘛,体力总是格外好的,莫玄羽么,这么多年,那么多丹药吃了,也还是有点用的,不过终究抵不过时间)

这天晚上,例行公事以后,满屋旖旎,含光君忍了忍,终于还是开口了,“魏婴,你最近可有心事?”,其实最近魏婴经常安静的坐在窗边发呆,有时候蓝湛要叫好几遍才有答复,蓝湛一开始以为魏婴是不是身体不适,后来探过几次脉象后也没发现什么异样,这样有一个多月了,含光君还是开口问了。

“没有啊”,夷陵老祖照旧的插科打诨的想蒙混过关

“魏婴!”含光君这次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毕竟关于魏婴的,事无大小,都是大事

“好吧好吧,”魏婴听出了语气中的严厉,叹了口气,把最近想的事情告诉了枕边人,“蓝湛,我最近一直在想,你灵力充沛,又是正经修仙的人,活个几百岁应该不成问题。“

“恩”蓝湛淡淡的回应,手上却是更用力了,魏婴开这个口,他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魏婴对于蓝湛的变化并没有太敏感

”但是我最近一直觉得乏力,怕是大限。。。。“

“魏婴”这个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所以这么多年,一直有拜托蓝曦臣帮自己寻访古籍,但是突然从别人,特别是魏婴的嘴里说出来,他心里不免还是闷闷的。蓝湛没有让魏婴说完,只是轻轻的叫了他的名字一声,用力的圈住了他,“这一世,我想护你不死”

蓝湛的声音很轻,但是很有力,落在魏婴的耳朵里,心里,掷地有声

魏婴抬起了头,看向这个一向高冷的含光君,对方闭着眼睛,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魏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闭上了嘴巴,也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叹了口气。

亥时早已经过了,魏婴的确如他自己所说,一直觉得乏力,所以很快的就睡着了。一向恪守作息规律的含光君,在月夜里,睁开了眼睛,淡淡的瞳仁看着怀里熟悉的人,他知道,他其实一直都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但是突然这一天可能真的要来了,他竟有点不知所措。

魏婴身死的十三年,历历在目,背后的戒疤也并没有随着时光流逝而变淡,时间怎么走的那么快,难道又要别离了吗,蓝湛没有把握自己可以忍受再失去魏婴一次。毕竟前一次,到死,两人最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魏婴从来都把自己看作敌人营地的人,自己也知道并没有资格去挂念去缅怀什么,除了问灵十三年,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但这一次,什么都变了,他们心意相通,他们是道侣,他们是天下人人称道的神仙眷侣,他们有过了那么多的美好的共同度过的时光,难道真的要独留他一人来承受这一份相思之苦吗?想到这里,蓝湛似乎又有些欣慰,如果两个人中,注定要有一个人带着这份记忆,在思念的日日夜夜里孤独的走完一世,那么他情愿是自己。

第二天一早,魏婴照旧睡到日上三竿的时间,蓝湛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把早饭端了进来。陪着魏婴吃好了早饭,蓝湛去了藏书室,不用问也知道,去看古籍了,魏婴慵懒的晒着太阳,笑眯眯的说“蓝二哥哥,今天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我晒晒太阳玩玩小兔子等你回来”蓝湛也随他,左右姑苏云深不知处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一个人看古籍更静心效率还高一些。蓝湛便点点头,拍了拍那人的手,出门了。魏婴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蓝湛出门,门关上的一瞬间,笑容便冷下来了,深邃的眸子里,似乎在想什么。

本来想一篇写完的,早上有个脑洞,关于羡羡欠揍要给忘机找填房的,本来想着是刀的,但是突然发现写刀无力啊。。。。先写那么多,下午看看有没有能力写完。

尽量尽量尽量就上下写完

有兴趣的亲也可以关于我的微博 云深不知处的抹额  

更新一般都会第一时间在微博上

评论(9)

热度(134)

  1. 淡🍁语-苗云深不知处 转载了此文字